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民间故事媳妇孤居内堂丈夫外出谋生

2018-11-30 15:32:19

翠凤家住南王村,成年后嫁给了邻村的后生钟仁。夫妻和睦,相敬如宾。且说那年大旱,钟仁家日子过得艰难。一日,钟仁拉过媳妇,双膝跪倒说道:如此下去,就是坐吃山空。惟出门谋生,才有一线希望。但家中父母老迈,只好托付与你。望孝养公婆,教育子弟。

翠凤听完一席话已是泪眼婆娑,扶起丈夫。说道:您此次出门谋生,夫君尽管放心。翠凤定上敬下和,孝养公婆。望君在外多多保重,早日回来。小两口盘恒几日后,洒泪分别。自从钟仁走后,翠凤基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上敬下和,教养子弟。家里活计做完之后,延揽街坊四邻衣服,以浆洗缝补补贴家用。日子虽然清苦,倒也安生。

过了一年,钟仁还没有回来,翠凤靠给街坊四邻浆洗缝补就不能支持家用了。晚间,翠凤想了半日打定了主意。等到了白天,把街坊四邻找了过来,对大家说道:夫君出外谋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临走时托付与我,孝养父母,教育子弟不敢忘怀。但我一妇道人家不能支撑家用,不知哪位邻居可以帮忙,暂渡难关。街坊四邻来人不少,此时都沉默不语。翠凤看到此景,又躬身向大家施了一礼。小女子别无他法,今乡亲四邻不能帮助,惟有卖身。大家听到翠凤这么一说,不由议论纷纷。

转过天,翠凤不像往日深居家中,而是来到市井茶肆中与几个泼皮鬼混。乡亲四邻见到翠凤如此欲言又止,但都不好说什么。就这样翠凤流连于赌场茶肆间,嬉笑怒骂,对于乡亲的议论不以为意。把得到的钱财积攒下来,并不知从哪家买来一个姑娘养在深宅中。有的街坊说,翠凤买这个姑娘是准备卖笔大钱,她也不解释,也不允许这个姑娘和外人接触。

三年后,钟仁从外地回家,见到双亲、孩子都很好不由喜出望外。翠凤拉着钟仁进了内屋,说道:郎君一去三年,吾未敢忘君之嘱托,二老与子弟都尚好,就交给你了。这里还有一些银两可补贴家用。此外,吾为君取了一个小妾,望君理解。钟仁听到这惊得不知如何是好。翠凤眼中含泪看着钟仁。我败坏了名节,再无脸苟活下去。说完一头碰向旁边的廊柱,断气而亡。钟仁没想事情至此,不禁放声痛哭。

过了一会,县官来验尸。判翠凤可以入钟家祖坟,但将来不可与钟仁合葬。县令讲孝敬公婆其行可赏。风化堕落其责难免。公婆二人见翠凤眼睛睁而不闭。就对钟仁说道:孝养父母本是孩儿你的责任,翠凤承担了下来。如若不此,翠凤何有辱没门风之事。这是家事,你当定夺。钟仁说道:二老所说极是,孩儿不敢异议,定以发妻待之。七天之后入殓下葬,钟仁看翠凤最后一面,见眼睛已合。

很多高成就的艺术都来自于民间,下面,我们就来看一则民间故事。

侯褡子是个人人知晓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二流子,上无父老,下无妻小,竹竿立当院光棍一条,生就一副尖嘴猴腮,眯缝眼睛,穿的衣裳不知几辈子没洗过一次,看那歪样子,要多邋遢有多邋遢。别看他貌不惊人,可他的机灵多智谁也比不上。

早先,咱们百姓深受着官府衙门的压榨,眼看连锅都揭不开。

还卖儿卖女、倾家荡产地吃鸦片烟。这一来把个好端端的人,吸成了脸黄如裱纸,走路像风摆柳的病汉,官府的老爷们怕把人都吃干。就制定了许多的刑律制止吸烟。禁烟是符合情理的,可如狼似虎的官府差人比鸦片还厉害。有一年深秋,常干事到乡村来打烟民。这常干事,个子大得像草驴,鹰钩鼻子,老鼠眼睛,蛤蟆嘴巴专爱吸大烟。他一到侯家村,就向老百姓要酒要肉,把那些烟民捆绑吊打,用火香烧烤,打磨的百姓抬不起头,可是他在酒足饭饱之后,就睡在娼妇一枝柳家的烟床上过起烟瘾来。常干事在侯家村住了七天,确实是老天爷都变了脸势发起愁来,没有晒上一天太阳,常干事觉得捞不到更多的油水,就打算到晒经村去。这常干事有两条叫驴腿,可怕走路,要让侯家村人送他。全村人没一个敢去送。保长、村长都发了愁了,可巧侯褡子自动出来送常干事。侯褡子收上村里最小、最奸猾的一头小毛驴。常干事骑上毛驴脚都在地上耷拉着,好像驮着草袋子似的。毛驴个小力怯,走段路头一低,送到乔家门过河时,毛驴头一低把个常干事像倒大粪一样给摔到河里。你想深秋季节河水又大,把他个常干事不泡湿才怪那,果然从水里爬起来后浑身湿透像个落水公鸡一样。这下可把常干事给气环了,顺手夺过鞭子,顺着大腿就是几下子,打得侯褡子跳了起来。他口里没言喘,心想你打我一下我心里记一笔账,打几下就几笔帐,准有你常干事还鞭帐的时候,打完以后他们又走,翻过了庙儿域,来到疆盘沟门前,正在过河的当儿,又把常干事摔进河里,自然挨打的又是侯褡子。本来是送到这里就算送出了界线,可常干事硬要把他送到命家庄,想到那里把侯褡子绑了打一顿出气。这时侯搭子也想:好,把瘟神送远些,我要让你尝尝侯村穷人的厉害,你当洋芋菜就是这样好吃的。

到了俞家庄王善人家院里,侯褡子一把扯住常干事,左看右看没啥打,院边只有给猪娃倒食的木槽,大约五六尺,正好使唤。侯褡子朝常干事的肩膀狠狠地打了三猪槽,把个常干事打蒙了,口里还骂道:让你狗日的再挨两槽!王善人拉开了侯褡子,常干事气急了,要把侯褡子吊起打。可是侯褡子骑上毛驴唱着山歌已走远了。

村里穷人听侯褡子替他们出了气,无不拍手称快。从那后,吃人不吐骨的常干事再也不敢殴打穷苦人了。一时侯搭子成了远近闻名的能人,侯裕子的故事至今流传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