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前车之鉴看无信仰文化

2019-05-17 12:29:26

●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前文化是前进,也是倒退;是创新,也是复旧;是混乱,也是规整;是多元,也是划一……可以用“世俗化,大众化,分裂,加速”来加以概括。

●欧美大众文化的发展过程中,也出现过同我们非常类似的问题。

●欧美的经验之谈集中在一点:必须有一些人致力于保存和发展高品位文化,并且正确健康地引导受众。

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前文化是前进,也是倒退;是创新,也是复古;是混乱,也是规整;是多元,也是划一……总之,可以援用四卷本《法国文化史》中二十世纪卷里的一项说辞,即“世俗化,大众化,分裂,加速”来加以概括。

近年来,波澜壮阔、眼花撩乱的现实问题迫使笔者养成了一个思考习惯:观察一个问题,既要纵向看,也要横向看;我们的事业既然震古铄今,我们对它的考察也要抚今追昔。特别,如果我们的眼光不局限在本国,而是投向别人业已经历过的震荡、阵痛和缓解,那么,当前文化“无信仰”的问题原不足怪,关键是要找出其中某种举世普适的所以然来。

令人吃惊的是,欧美大众文化的发展过程中,也出现过同我们非常相似的问题。这些问题有甚么有趣的共同特点?他们又是怎样“闯”过来的?这块他山之石值得介绍和讨论。本文将以美国大众文化的兴起、混乱和问题部分解决作为教训,试图讨论中国文化如何度过目前的“瓶颈”。

《法国文化史》把刚刚过去的二10世纪称为文化上的“大众时代”,这是一个很好的概括。这个时代在文化上的特征是从“通俗文化”(PopularCulture)转向“大众文化”(MassCulture)。二者之间有甚么主要差别呢?我觉得,在于后者具有“大众参与性”和“主客交互性”,正是这一“区别性特点”致使了一系列有趣的结果。而且,如果说前者以“民主价值”为诉求,我们周围有那么多各种冠以“大众”名号的社会现象(大众消费,大众文娱,大众传媒,大众阅读等等),其主旨就是“消费价值”了。我们先来看看,美国消费主义盛行在文化上带来了一系列什么变化,探索其中也许跟我们这儿有共性的东西:

(1)文化传媒变了。出现了以电视为主导的“大众传媒”,它们正是参与性和交互性的百万雄师,动辄以百万、千万乃至上亿的受众为范围,无孔不入,无坚不摧。

(二)休闲方式变了。人们可以动用来休闲的资源与手段也变了。休闲不再寻求优哉游哉的悠闲,而是追求急就多变的刺激。社会的加速度在给一切提速再提速,2、三十年代的田园诗境,五、六十年代的忙中闲情都已是明日黄花,一日三摩的细腻情趣早让位给了倚马必待的急切感觉了。

(三)参与人群变了。随着群众文化程度逐步提高和社会生活极大拓宽,参与各项文化活动的人群到达了空前广泛,借用一句老话,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当然,这并不是大众的罪过)。在这方面,笔者佩服美国诗人惠特曼的那句话:“要有伟大的文人,先有伟大的读者”。但是,我却也喜欢说,伟大的读者也来自伟大的文人,文人的天职正是培养和引诱一批又一批合格的读者,而不是对他们一味投合迁就。(四)经费来源变了。从单一的政府拨款变成了各个方向来的资金投放,投资人取得了绝大的话语权,其中不乏财大气粗而色彩浓艳的人士。甚至出现了制作和推广文化产品的巨头(如时期-华纳与迪斯尼等等),他们可以无视任何本来的权威而自行其是。 (五)文化规范变了。社会原有一套多少年来行之有效的文化规范,这些铁律本来体现着大众在文化上的主流诉求、欣赏标准和运作程序,现在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系列基于人的初浅本性的“潜规则”,或者别的什么。

(六)评价体系变了。评价主体由专家学者“进化”成了广大受众,评价标准由专家们理性主导、经过理论思惟考量的着实看法让位给了即兴激情和忽发奇想。考察一下美国文化权威话语权如何转移的部分缘由,大有启发。在殖民时期,话语权掌握在教士们手里;十九世纪后半,文化专业人士开始掌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是大学教授的天下。但是,这些人也有个天赋缺点,就是只认“死理”,常常为了一得之功、一孔之见而争论不休,搞得受众莫衷一是。因而,他们逐渐把目光转向了更加有参与性和亲和感的“民意测验”与“大众推选”。

(7)趣味取向也变了,因而,就产生了“商业文化”这个词语。这点直接影响文化的品质,笔者深有感触。例如就我们这儿来说,现在仿佛已经没有人能够欣赏精雕细刻、字斟句酌的文字了(报章杂志编辑也包括在内)。这样的篇章放在一些读者眼前,相比那些词句褴褛但能够吸引眼球或别的生理器官的作品,前者自惭形秽、自认晦气,后者趾高气扬、得其所哉。

(八)雅、俗界限模糊了,实现“共赏”甚至“同衾”了。在美国,写了著名剧本《推销员之死》的严肃剧作家阿瑟·米勒和几度梅开的艳星玛丽莲·梦露在1956年结婚。这只是个人的小事,却是美国文化的大事;这是上述趋势的人格化。如果当时的美国还有人对此大犯嘀咕,那末,这种“名人艳事”对今天某些中国人也许正是趋之若骛的了。

以上种种(也许还没讲全)构成了对文化的巨大冲击,也增进了文化的无信仰趋势。而且,结合中国的现状看,除了文化本身,还有一个严重状况,即主流话语权势者居然连汉语规范也可以不遵照。如果连古汉语都不通,怎样能够解读经典?举个例子。在时下非常热门的演讲里,笔者惊诧地发现了“庄子何其人”这样的标题。明显,明星讲师连“何其”(副词)跟“何许”(疑问代词)之差都分辨不出来,但是却畅通无阻(网上有九万多条,可说谬种流传),岂非咄咄怪事?

人们喜欢谈论经济政治的发展造成了这一切,一个不容疏忽因素是,诸多发展中还特别包括的人的发展,一种多方位、多可能和多变化的人性拓展。于是,真正的信仰消失了。我觉得,欧美的经验之谈集中在一点:必须有一些人致力于保存和发展高品位文化,并且正确健康地引导受众。

静脉性阳痿的症状有哪些
老人癫痫治的药有哪些
痛经是种病 治疗因人而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