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皇上身边的杂种秦桧图

2019-05-18 01:00:10

秦桧专权 西安晚报 资料图片

南宋秦桧是著名的投降派人物,他因陷害抗金名将岳飞而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过,很少人知道,他本来却是个力主抗金、反对求和的强硬派。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兵南下进攻东京汴梁,当时还在国子监担负学正(掌学规与训导)的秦桧慷慨上书,告诫朝廷金人得寸进尺,别期望通过割地来满足他们的欲望,千万不可松懈武装守御,要广开言路择其善者而从之。结果朝廷却派他跟随张邦昌去金营议和,秦桧认为“是行专为割地,与臣初议矛盾,失臣本心”,于是连上三章,终于推辞掉这个屈辱的差事。

这样一位主战派人物,为何会在南宋偏安江南后摇身一变成为死心塌地的主和派呢?《宋史·秦桧传》的一段记载很是意味深长: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十月,一次退朝后,秦桧独自留了下来,对高宗赵构说:群臣对战与和意见不统一,没法决策,如果陛下决定要议和,就请陛下专门和我讨论,不要让大臣们瞎掺和了。高宗不假思索就同意了。秦桧又说:这样怕还是有问题,请陛下考虑三天再作定夺。过了三天,秦桧又独自留了下来,高宗进一步表明了要议和的决心。秦桧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说:请陛下再考虑三天。又过了三天,两人再次单独见面,秦桧终究确认高宗的议和之心坚定不移,这才正式写下奏章,要求确定议和大计,不准群臣持不同意见。

这段记载充分证明,南宋朝廷弃战主和的主心骨是高宗赵构,而秦桧不过是号准了主子的脉搏从而果断地跳到前台为之奔走呼号的得力干将。至于他在此后大肆斥黜忠良、陷害主战派将领,弄得朝中乌烟瘴气、奸佞横行,造成国家武备废弛、备受外族欺凌,那都是为了主和大计而付出的代价。秦桧其实只是心甘情愿替皇上背黑锅而已。

皇上自古圣明,臣罪自然当诛。绍兴25年(公元1155年),秦桧66岁时与世长辞,高宗赵构给了他一个“忠献”的谥号,意思是说他“忠诚而聪睿”。可到了开禧二年(1206年),主战的宋宁宗赵扩不但将秦桧曾获的王爵尽数追夺,还将他的谥号改成“谬丑”。《谥法解》说:“名实不爽曰谬,怙威肆行曰丑。”皇上还是那个英明神武的皇上,秦桧却从忠臣变成了奸佞。

秦桧冤吗?说冤也冤,说不冤也不冤。美国总统尼克松的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曾说过:“每一个总统都需要一个被人咒骂的狗娘养的,而我就是尼克松手下的这样一个角色。我是他起缓冲作用

的人,去替他受人咒骂的杂种。我想法把他想做到的事情搞成功,同时我又代他受过挨骂。”秦桧正是高宗赵构身边的那个不可或缺的“杂种”和“狗娘养的”,他不但帮助皇上实现他偏安江南的心愿,还将自己变成皇上身边的减震器,使得皇上的最高权力和权威免受朝野政治风暴的直接冲击。

其实,何止高宗与秦桧,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哪一朝哪一代不是在这样的君主们和人格扭曲的“杂种们”的相互利用、互为依存的变态组合中延续下来的呢?

白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嘉兴哪家医院治疗男科好
随州最好的妇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