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揭秘朱厚照身世之谜其生母究竟是谁0

2018-12-06 11:24:47

揭秘朱厚照身世之谜:其生母究竟是谁?

明朝的武宗皇帝朱厚照,为明朝中兴之主明孝宗的独生子。明孝宗与张皇后一生恩爱,除张皇后外没有在纳一个嫔妃。就是关于他们的这个独生子的身世,还惹出了一个轰动朝野的大案子——郑旺妖言案。在案子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明武宗朱厚照离奇的身世谜案。

络配图

皇子非张皇后所生而是婢女郑金莲所生?

“皇上喜得龙子,大赦天下,许万民同庆。” 张皇后与明孝宗在成化二十三年(1487)结为夫妻,此后,虽然孝宗未纳其她妃嫔专宠于张皇后,但奇怪的是他们大婚后四年,

揭秘朱厚照身世之谜其生母究竟是谁0

张皇后依然没有生育,也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皇帝子嗣乃是传承王朝大统的头等大事,所以大臣们和宗室皇亲都着急万分,先后上书请求皇帝从速选妃以广储嗣。因为他们怀疑张皇后没有生育能力。

但是孝宗没有听从大臣们的意见,坚持不纳妃嫔。但心里也暗自着急,因为王朝子嗣的事情,马虎不得,不是自己说了就算的,而且这关系到大明王朝的血脉延续,因此,也不能一拖再拖。于是他便就和张皇后在宫中一连斋戒几个月,以求上苍的怜悯,赐一皇子给自己。最令人怀疑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弘治四年九月,宫中突然传出喜讯,张皇后终于生了一位皇子。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举国同庆的那一幕。

但是在举国欢庆的同时,一个谣言也开始流传起来,就是这个皇子并非张皇后所生,而是周太后宫中的婢女郑金莲所生。孝宗皇帝和张皇后为了减轻大臣们谏其广纳妃嫔的压力,便将这个孩子强行抱了去。说是张皇后所生的龙子。一时间这个传言闹得是满城风雨,连孝宗皇上和张皇后本人也有所风闻,但并未派人追究此事,孝宗的这种态度无疑加剧了流言的传播。人们认为孝宗保持沉默,是默认了这种说法。皇子确实是郑金莲所生,是皇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强行抱去的。于是,这一事件在各地都传的沸沸扬扬。

人们都开始怀疑这个皇子究竟是张皇后亲生还是从别的宫人那里抱过来据为己有的。而且,张皇后生下皇子的消息也确实过于突然,事先竟然连一点征兆都没有 。但怀疑张皇后没有生育能力也是没有完全没有根据的,因为她后来确实为孝宗生育过一个皇子,名叫朱厚炜,只不过早年夭折了罢了。

但是,此时流言却如同长了腿一般在各地迅速传播开来。弘治十七年,言官将此事上奏皇上,并奏言说此妖言惑众甚深,长此以往会影响到太子朱厚照将来的前途,请求皇上予以严惩,以绝妖言。孝宗本来以为市井之言,不足为虑,经言官这么一说,也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便派锦衣卫严加追查,最后,查到谣言的源头原来是宫中婢女郑金莲的父亲郑旺,和宫中的小太监刘山。

郑旺妖言案

郑旺原来是武成卫的一名士兵,家境贫寒。有一女儿名叫郑金莲,12岁时被卖给别人做婢女。有一年郑旺听说离其家不远的驼子庄郑安家有一女儿入宫了,郑家马上就要成为皇亲了,郑旺猛然间想起了早年自己卖掉的女儿,并猜想会不会入宫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呢?做皇亲的冲动使得郑旺想入非非,于是他通过关系,交上了太监刘山,并托他替自己在宫中寻找自己的女儿。刘山在宫中确实找到一个叫郑金莲的宫女,但她只是一个下等的宫女,没有进过深宫大内,也没有见过皇上,而且还不一定是郑旺的女儿。

顾于交情,为了向郑旺交代,刘山就向郑旺说,已经找到了而且还成了皇上的宠人,只是现在不好见。高兴万分的郑旺于是经常托刘山将一些新鲜水果等农产品送到女儿手中,刘山就随便找点衣物给郑旺,说是其女转送,以于敷衍。但郑旺却拿着这些衣物四处炫耀,吹嘘女儿怎样得到了皇帝的恩宠。

络配图

张皇后生子后不久,刘山又对他说这个孩子本来是郑的女儿郑金莲所生,张皇后不生养,便强行抱了去。郑旺知道之后便在外边四处炫耀,一时间关于这件事的流言闹得满城风雨,世人皆知,郑旺也到处宣扬自己是“皇亲国戚”,是国丈,是皇亲的老丈人,当今皇太子的亲外公。

后来孝宗派人查明此事之后,便将这两个人逮捕入狱,并亲自审查此案。但是,孝宗这种亲自审案的做法,又在市井之间引发了一场新的谣言,人们纷纷说郑旺就是皇上的国丈,当今皇太子就是郑金莲所生。孝宗皇上就是怕人知道事情的真相,才要亲自御审此案。

孝宗审理之后,所做出的判决也存在疑点。因为他在御审之后判决以太祖皇帝所立的太监不许干政的祖制,将刘山以干预外事的罪名被处死;本案的主角郑旺却仅仅以妖言惑众罪、冒认皇亲罪判以监禁之刑;宫女郑金莲仅被送入浣衣局为奴。郑旺妖言惑众,惑乱皇亲,本来应该处以极刑,却只是判了个监禁。从判决的结果来看,这个案子的背后确实有些蹊跷。而且还有记载称,宫中有一个宫女被送进了浣衣房,但她进去时,其他宫女都要恭敬地站立两旁,可见来人并非一般。但这个宫女到底是不是郑金莲,却没有明确的记载。

更奇怪的的是,明武宗朱厚照继位后不久,便无故释放了关在锦衣卫大牢中的郑旺,并派人将其送回家乡。这样一来,又给人制造了一个难以理解的疑点。郑旺出狱之后,仍然坚持当今皇上朱厚照是他的女儿郑金莲所生。而且还对别人说,自己被放出来,就是因为明武宗的缘故,女儿郑金莲虽然名义上是在浣衣局服务,实际上过着太后般的生活,连宫里的大太监见了她也要恭恭敬敬的。这样一来谣言又起。更为荒唐的是郑旺的同乡王玺竟然打通关节,闯到东安门外,声称要面圣以奏 “国母”被囚禁的实情,郑旺、王玺也因此被捕入狱。

武宗令大理寺严审此案,审判之时,郑旺多次在堂上声称自己无罪,皇上真的是女儿郑金莲的亲骨肉。但是,这次却没有孝宗在世时那么幸运,他被判妖言惑众罪,因是累犯被判死刑。被押往菜市口腰斩处死。这件事的结果似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此时的武宗刚刚即位,而且是以嫡长子的身份继承大统,这是一个何等神圣的身份和血统,并且对自己身份的认定将直接关系到自己的政权稳固以及皇室的颜面,因此即使武宗即使真的是郑金莲所生,此时他也不会承认,因为这样毕竟对自己、对先皇、乃至于对明王朝而言,都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宣扬的事儿。

络配图

就这样武宗生母的事情也就随着郑旺的死最终不了了之。但是,这并不说明,郑旺说的是假话,明武宗就是孝宗张皇后所生,因为案子中间有太多令人费解的疑点。郑旺历经两朝,不畏生死,一再声称朱厚照是自己的女儿郑金莲所生,即使在皇帝面前也没有改变自己的说法。他两次都被判妖言惑众罪。但所受的处罚却大相径庭。第一次,是在孝宗朝,孝宗皇帝天性仁厚,轻刑法,重民生。孝宗对郑旺的惩罚仅仅是要向人们证明他是一位严守道德规范的皇帝。所以郑旺得以幸免不死。第二次,是在武宗刚刚即位之时,郑旺再次抛出此说,这就严重威胁到了武宗皇家血脉和嫡长子入承大统的神圣的光环,不容的丝毫的怀疑,武宗为维护他嫡长子承继大统的地位,自然严惩不怠,下诏将郑旺处死。但在这性格差异的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一些对真相看法的不同,孝宗是这一事件的执行者,当然要重视一些情感的事情,但武宗皇帝是这一事件的案内人,不容的案件对自己有丝毫的损害。

对于武宗的生母究竟是谁,是张皇后还是郑金莲。后人曾经根据一些蛛丝马迹进行过细致的推测,但谁也没有提出什么足以令人信服的证据,明沈德符所著的《万历野获编》卷三“郑旺妖言”条记载中,“初,武成中卫军余郑旺有女名王女儿者,幼鬻之高通政家,因以进内。弘治末,旺阴结内使刘山,求自通。山为言:今名郑金莲者,即若女也,在周太后宫,为东驾所自出。语浸上闻,孝庙怒,磔山于市,旺亦论死,寻赦免。至是又为浮言如前所云。居人玉玺,觊与旺共厚利,因潜入东安门,宣言:国母郑,居幽若干年,欲面奏上。东厂执以闻,下刑部鞫治,拟妖言律。两人不承服,大理寺驳谳者再,乃具狱以请。诏如山例,皆置之极刑云。”也仅仅是言明了事件的经过,并未对事件的真伪作一判断。

后来,武宗朝后期,宁王造反,在发布的檄文中也采用了郑旺的说法,说武宗不是张皇后的亲生,由此朱家的子孙都变了种,都是冒牌货。这个事件至此,依然是一个历史上一个悬而未决的疑案。有待于后人进一步的推敲证明。

正版星力九代
抓木机价格表
低筒靴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