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血腥政治清太祖努尔哈赤为何杀死长子和亲兄弟

2019-05-17 15:35:05

核心提示:史书上讲他:“弟贝勒仍不满其兄聪睿恭敬汗之待遇,不屑天赐之安乐生活,遂于辛亥年(万历三十九年)八月十九日卒。”

另外有些资料讲,舒尔哈齐是被大哥努尔哈赤“用计杀死的”,或“腰斩而亡的”,种种说法不一而足,听者也不妨姑妄听之。

因此,老汗王努尔哈赤在囚禁褚英三年以后,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八月的一天,他望着自己镜子中早生的华发,沉默无语地独自枯坐了许久。他下达了处死长子褚英的命令。这一年,褚英三十六岁,老汗王五十七岁。

褚英墓后来褚英在大清官方评价中,仿佛还是有他的地位的。他被安葬于清东京陵。

本文摘自《两个女人一个清代》,作者:郭厚英,出版社:中国社会出版社

1

1626年正月,为“覆育列国英明皇帝”努尔哈赤开创后金王朝的第11个年头,少不经事的明熹宗听了阉竖魏忠贤的谗言,撤换了知兵善谋的孙承宗,改派性格文弱的高第经略辽东。

宁远之战作战经过示意图高第畏战怯战,上任伊始,即尽撤了孙承宗苦心经营多年的、所有山海关外的一切军事防务。辽西一线,只有强项不要命的袁崇焕,孑然仅存地待在宁远城。

潜静生养多年的努尔哈赤,万丈的雄心,陡然又起了。他看准了一个巨大的战机。敲掉宁远城,就等于拔除大明设在后金前进路上的一颗巨大的绊脚石。但是,这一回,老迈的努尔哈赤却没有保持以往出征前的冷静细腻,把自己的对手仔细地研究一番。谍报的消息告知他:“袁崇焕,字元素,广东东莞人。为人慷慨,有胆略,好谈兵,书生出身。”在努尔哈赤的脑海中,即时形成了一个草率的印象:秀才谈兵,中看不中用。他自信地把文书往桌面上一丢。

随后,努尔哈赤顾盼自雄地点齐了10三万久经沙场的虎贲之士。对于宁远孤城,他是志在必得的。但是,努尔哈赤未曾料到,表面上孤单的宁远城却是实力坚韧的。袁崇焕的手中只有区区六千人,他的表情却很淡定。当努尔哈赤的十数万蛮横的将士狂呼着向宁远的城下扑去之时,袁崇焕很冷静地亮出了当时最先进的11门西洋大炮。

袁崇焕的炮手发射得很镇静,炮弹的落点也很精确。一炮下来,血肉缤纷,努尔哈赤那些意志顽强的将士们,像秋收时节的麦子,纷纷地倒下了一大片!

攻城两天的战报,后金视死如归的将士们已死伤了数千人。

努尔哈赤心痛了。他想把自己的军帐移到前沿,仔细视察敌情。没想到,城头的炮口瞄准着他,等待已久了。

一发炮弹咆哮着向努尔哈赤的军帐飞来,努尔哈赤的军帐瞬间即迸裂在弥漫的硝烟中,努尔哈赤虽然被侍卫们参军帐中救了出来,但已身受重伤。

努尔哈赤明白:不能继续鲁莽地在宁远城下消耗下去了,他只能黯然垂泪地下达了撤军令。

这是大明与后金交手以来,获得的第一次像样的胜利,史称宁远大捷。

努尔哈赤大汗心情十分郁闷,一个驰骋沙场四十年、百战百胜的大英雄,最后居然会败在一个手无缚鸡之

[6]

力的白面书生手中,想起来都令人羞愤死了!所以,努尔哈赤大汗后来一直没有从这一场创痛中恢复过来。

努尔哈赤大汗的最后,与其说是创伤复发而死,还不如说是被袁崇焕活活气死了。当辽东大地的夏季,在草木杂卉蓊郁间,悄然走过之际,自我感觉不是太好的努尔哈赤就会开始考虑到他的身后之事。这个时候,围绕着努尔哈赤宝座的一种刀光剑影的争执,就无声无色地登场了。这也是布木布泰嫁入爱新觉罗皇家的第二年,未满十四岁的她,心惊肉跳地目睹了事变的整个过程。

2

其实,努尔哈赤为了确保自己百年之后政策的可持续性,已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斟酌过接班人的问题。

战场上的情势千变万化,喜欢深入作战一线的努尔哈赤,身体曾多次负伤。刀剑无眼,即便是努尔哈赤这样的领袖人物,也可能是说没了就没了。因此,为了预防不测产生,大约在数十年前的万历四十年(1612年),努尔哈赤在建立后金国的伊始,即试行过一种君储制度。

第一个勇敢接受努尔哈赤考验的对象,是五官酷似于生母元妃佟佳氏的,眼睛眉宇俱有着黑体字之明亮的褚英。褚英为努尔哈赤的长子,年纪上比皇太极大着十几岁。自幼即跟着父亲东征西伐,弓马格杀的武艺件件精通。十八岁就因战功赐号洪巴图鲁,封贝勒。褚英别看表面上一副斯文人的长相,打起仗杀起人来,绝对是一个鲁莽拼命的角色。

努尔哈赤与乌拉部的布占泰,在各种联姻措施用尽之时,双方仍然看着不大顺眼。因而,努尔哈赤的建州女真与布占泰的乌拉部女真之间,在一个叫乌碣岩的地方爆发了一场遭遇战。褚英就是这场战役的实际操刀者。

当年,布占泰派出大将博克多领着一万精锐之师,在乌碣岩的山路上袭击舒尔哈齐、褚英、代善领着的人马。

三叔舒尔哈齐遥望着对方摇旗呐喊的阵势,颇有畏难的情绪,就领了5六百的亲军躞蹀于附近的山下,不肯向前。这却激起了褚英的一腔大胆嗜杀的热血。

当时,环绕于褚英、代善弟兄俩身旁的士卒尚不满千人。褚英就与悍将费英东、扬古利与扈尔汉鼓励战士们说:“从前我们跟着大汗征战的时候,常常都是以少胜多。现在的布占泰不过是我们放生的一条没有骨气的癞皮狗而已,难道我们可以在1只癞皮狗面前认输吗?”说完,褚英就与二弟代善疾声高呼着嗜杀的口号,拍马迎头撞向了博克多的队伍。

在战场上,像褚英那样富有激情的对手,大抵是不多见的。常人面对敌我情势如此差异的卑劣环境,本能的反应肯定是逃生自保。博克多没有想到褚英兄弟在有机会逃生的情况下,采取的依然是一种拼命往前攻的斗法。博克多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的一万多在纷飞的雪花中,好整以暇地袖着手呵气的乌拉部士卒们,有3千人在瞬间即被人家砍掉了脑袋。活着者,则被褚英手下的一班虎狼之卒追杀得鬼哭狼嚎,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号称乌拉部第一勇士的博克多,傻拉巴几地呆立在被鲜血染红了的雪地中,莫名其妙就成了褚英的俘虏。

褚英、代善击败乌拉兵是役,令努尔哈赤大喜。他认定褚英为可造之才,仍再赐号阿尔哈图土门、广略贝勒,以壮其英武之色。

1612年,年过半百的努尔哈赤正式委任褚英为政务执政官。这就把褚英的个人地位放在了一种突出的位置了。是年,褚英刚过二十九岁的生日。

喜上眉梢的“猛张飞”褚英,固然不能想到,这竟然成为了他一种悲剧性命运的开始。

褚英从小就在马背上过着一种颠簸动荡的生活。成长的环境中,处处皆是血泪,时

[6]

时可能遭受劫难,很少享受到人间的温情脉脉的一面。这养成了他性格中粗粝、强横的一面。其次呢,褚英自打出世的那一天起,就没有认真地读过1天书,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他的一生都是无意向学的,这也使得成年后的褚英缺乏一种政治家的胸怀与气度。

现在想来,让“猛张飞”褚英握着一把鬼头刀,高坐于庙堂之上处理政事,无论如何都应该是努尔哈赤用人的1大败笔吧?

假若努尔哈赤的一生都只把褚英作为一匹功狗来使用,缺心眼的褚英后来或许可以善终。

除杀人,对政治一无见识的褚英十分计较眼皮底下的一点蝇头小利。一场胜战打下来,褚英就会紧张得额头沁出了汗,瞪圆了眼睛,死死盯住那些等待分配的人口、牲畜、财产……诸如此类花花绿绿的东西。他总是嘟囔着,厌弃自己分到手的东西太少了。有时,心痒难耐的褚英,就会私下胁迫那些比自己年幼的弟弟们,让他们拿出一部分财产来孝敬自己。否则,等以后自己掌权了,就要把那些不听话的弟弟统统杀掉。他在讲上述一番话时,为了营建出一种凶神恶煞的现场效果,总是不忘加上了他从前上阵时,挥手一刀砍下他人脑袋的漂亮的肢体动作。

最要命的是,褚英在政务专任期间,又蓄意削弱“5老臣”的权势。其时,根深蒂固的费英东、额亦都、何和里、安费扬古、扈尔汉“五老臣”,似乎仍然是努尔哈赤以“信用恩养、同甘共苦”八字刻意笼络的对象。可以说努尔哈赤的半壁江山都是“5老臣”引领着努尔哈赤的子侄们,一刀一枪,拼了性命挣下来的。“五老臣”人望之高耸,权势之灼热,功勋之伟殊,就是努尔哈赤本人也畏敬三分。

褚英却偏偏要在军机政事的重大裁决上故意抑制“5老臣”的威势,这样褚英的倒霉日子很快就来临了。

费英东、额亦都、何和里、安费扬古、扈尔汉“五老臣”“五老臣”里有政治斗争的老手,他们知道褚英的软肋在哪里。他们就先挑动了经年累月受褚英欺侮的众贝勒的不满心绪。褚英的几个弟弟,当时只有代善已然成年,识得政治斗争的个中利害。其他几人像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等,都还是没有政治经历的青涩小伙子。

数兄弟哭哭啼啼地跪倒在努尔哈赤的跟前,拉着努尔哈赤的手哀求:“父汗,救命呀,褚英大哥威逼我们,等父汗百年之后,要让我们统统去死。”

“5老臣”最后也吞吞吐吐地讲出了他们心底的疑虑:褚英如此专横跋扈,他们也无法干下去了,求大汗放几个老臣回家放羊吧。

努尔哈赤起初重用半瓶子醋的褚英之真实用意,由于史册的多番汗漫修改,我也不敢妄加估测。当时,摆在努尔哈赤面前的基本事实就是:既然长子褚英已然闹到了里外皆不是人的地步,作为舵手的努尔哈赤就必须站出来,对长子褚英有一个了断。

其实,努尔哈赤开始对褚英的处理措施还是很是人性化的,他只是在后来连续两次征服乌拉女真的战事中,把嗜杀好战的褚英留下来守城。一个男子汉不能驰骋于尘土飞扬的疆场上,这就在事实上宣布了褚英储君资历的丧失。但努尔哈赤对于长子褚英,依然不无保全之意。

3

但是,努尔哈赤的此番处置,却在褚英的心底激起了巨大的涟漪。他想起了上一年被囚死的三叔舒尔哈齐。褚英自觉得有一根巨大的绳索,正缓缓地套住了他的颈项,今

[6]

后将愈勒愈紧。褚英惊惧得有点透不过气了。三叔舒尔哈齐是父汗努尔哈赤1母所生的亲弟弟,兄弟俩的感情一向是好的。努尔哈赤起兵,舒尔哈齐长时间忠心耿耿地追随在兄长的左右,出生入死,浴血而战,立下了汗马的功劳。后来,努尔哈赤的势力做大,舒尔哈齐的声名也驰名中外。

大明皇帝称努尔哈赤为建州都督,舒尔哈齐为“3都督”。大明皇帝起先给予兄弟两人的地位尊崇,应该是相等的。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舒尔哈齐在银筝檀板的欢宴之余,曾向朝鲜使者申忠讲:“日后你佥使(官名)若有送礼,则不可高低于我兄弟。”

舒尔哈齐的争权开始引起了努尔哈赤的警惕。固然,如果仅仅只有这样的屑末小节,尚不至于致使数十年兄弟之情的完全反目。舒尔哈齐后来所犯的致命毛病在于,他政治主张上的转向亲明。这就触痛了对于大明朝觊觎已久的努尔哈赤的大忌了。

史书上说,舒尔哈齐出使明朝回到故里后,一时为大明京城的万井笙歌、一樽风月所迷惑,“中国(明朝)宣谕,无不听命”。政治老手努尔哈赤必须处理政治立场开始动摇的弟弟舒尔哈齐,舒尔哈齐的政治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努尔哈赤兄弟合兵出征哈达女真部。哈达兵出城搦战。舒尔哈齐用兵布阵的动作稍有迟疑,努尔哈赤则立即在全军将士的公开场合,铁青着脸,厉声斥责舒尔哈齐:“带着你的兵冲上去!不要往后面退缩!”

如此,满面赧色的舒尔哈齐,只好冒着城头如雨的箭矢,不顾一切地往上仰攻。后来虽然把城攻下了,但军中的伤亡却很多。这是努尔哈赤首次在临敌的状态下,打击与自己齐名的舒尔哈齐的威信。这对于舒尔哈齐而言,已然是一种不祥的预兆了。

后来的乌碣岩一战成绩了褚英最初的英名,却令英名一世的舒尔哈齐背上了畏敌怯战的骂名。

当时,建州女真的子弟兵中约有三分之一多的将士曾归舒尔哈齐统领。

努尔哈赤没有急于立即打击舒尔哈齐,而是不动声色地提出:把舒尔哈齐平时最得力的两员大将常书、纳齐布处死。这就逼着主将舒尔哈齐厚着脸皮向努尔哈赤恳求:“若杀二将,即杀我也!”

努尔哈赤提出要赦免2将的死罪也不难,前提是胞弟舒尔哈齐暂时离开队伍疗养一段时间,这就顺势削夺了舒尔哈齐的兵权。

戎马一生的舒尔哈齐被迫软禁于家居,心情颇为侘傺不乐。有时,愁闷无可释怀之时,舒尔哈齐就会口出怨言:“这样活着有什么意趣,还不如早点死去拉倒。”

核心提示:史书上讲他:“弟贝勒仍不满其兄聪睿恭敬汗之待遇,不屑天赐之安乐生活,遂于辛亥年(万历三十九年)八月十九日卒。”

另外有些资料讲,舒尔哈齐是被大哥努尔哈赤“用计杀死的”,或者“腰斩而亡的”,种种说法不一而足,听者也不妨姑妄听之。

因此,老汗王努尔哈赤在囚禁褚英三年之后,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八月的一天,他望着自己镜子中早生的华发,默然无语地独自枯坐了好久。他下达了处死长子褚英的命令。这一年,褚英三十六岁,老汗王五十七岁。

褚英墓后来褚英在大清官方评价中,仿佛还是有他的地位的。他被安葬于清东京陵。

[6]

本文摘自《两个女人一个清代》,作者:郭厚英,出版社:中国社会出版社

1

1626年正月,为“覆育列国英明皇帝”努尔哈赤首创后金王朝的第11个年头,少不经事的明熹宗听了阉竖魏忠贤的谗言,撤换了知兵善谋的孙承宗,改派性情文弱的高第经略辽东。

宁远之战作战经过示意图高第畏战怯战,上任伊始,即尽撤了孙承宗苦心经营多年的、所有山海关外的一切军事防务。辽西一线,只有强项不要命的袁崇焕,孑然仅存地待在宁远城。

潜静生养多年的努尔哈赤,万丈的雄心,陡然又起了。他看准了一个巨大的战机。敲掉宁远城,就等于拔除大明设在后金前进路上的一颗巨大的绊脚石。但是,这一回,老迈的努尔哈赤却没有保持以往出征前的冷静细腻,把自己的对手仔细地研究一番。谍报的消息告知他:“袁崇焕,字元素,广东东莞人。为人慷慨,有胆略,好谈兵,书生出身。”在努尔哈赤的脑海中,即时构成了一个草率的印象:秀才谈兵,中看不中用。他自信地把文书往桌面上1丢。

随后,努尔哈赤顾盼自雄地点齐了十三万久经沙场的虎贲之士。对于宁远孤城,他是志在必得的。但是,努尔哈赤未曾料到,表面上孤单的宁远城却是实力坚韧的。袁崇焕的手中只有区区六千人,他的表情却很淡定。当努尔哈赤的十数万蛮横的将士狂呼着向宁远的城下扑去之时,袁崇焕很冷静地亮出了当时最先进的十一门西洋大炮。

袁崇焕的炮手发射得很镇静,炮弹的落点也很精确。1炮下来,血肉缤纷,努尔哈赤那些意志顽强的将士们,像秋收时节的麦子,纷纷地倒下了一大片!

攻城两天的战报,后金视死如归的将士们已死伤了数千人。

努尔哈赤心痛了。他想把自己的军帐移到前沿,仔细观察敌情。没想到,城头的炮口瞄准着他,等待已久了。

一发炮弹咆哮着向努尔哈赤的军帐飞来,努尔哈赤的军帐瞬间即迸裂在弥漫的硝烟中,努尔哈赤虽然被侍卫们从军帐中救了出来,但已身受重伤。

努尔哈赤明白:不能继续鲁莽地在宁远城下消耗下去了,他只能黯然垂泪地下达了撤军令。

这是大明与后金交手以来,获得的第一次像样的胜利,史称宁远大捷。

努尔哈赤大汗心情十分愁闷,一个驰骋疆场4十年、百战百胜的大英雄,最后竟然会败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手中,想起来都令人羞愤死了!所以,努尔哈赤大汗后来一直没有从这一场创痛中恢复过来。

努尔哈赤大汗的最后,与其说是创伤复发而死,还不如说是被袁崇焕活活气死了。当辽东大地的夏季,在草木杂卉蓊郁间,悄然走过之际,自我感觉不是太好的努尔哈赤就会开始考虑到他的身后之事。这个时候,围绕着努尔哈赤宝座的一种刀光剑影的争执,就无声无色地登场了。这也是布木布泰嫁入爱新觉罗皇家的第二年,未满十四岁的她,心惊肉跳地目睹了事变的整个过程。

2

其实,努尔哈赤为了确保自己百年之后政策的可持续性,已经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考虑过接班人的问题。

战场上的情势千变万化,喜欢深入作战一线的努尔哈赤,身体曾屡次负伤。刀剑无眼,即便是努尔哈赤这样的领袖人物,也可能是说没了就没了。因此,为了预

[6]

防不测发生,大约在数十年前的万历四十年(1612年),努尔哈赤在建立后金国的伊始,即试行过一种君储制度。

第一个大胆接受努尔哈赤考验的对象,是五官酷似于生母元妃佟佳氏的,眼睛眉宇俱有着黑体字之明亮的褚英。褚英为努尔哈赤的长子,年纪上比皇太极大着十几岁。自幼即随着父亲东征西伐,弓马格杀的武艺件件精通。十八岁就因战功赐号洪巴图鲁,封贝勒。褚英别看表面上一副斯文人的长相,打起仗杀起人来,绝对是一个鲁莽拼命的角色。

努尔哈赤与乌拉部的布占泰,在各种联姻措施用尽之时,双方依然看着不大顺眼。于是,努尔哈赤的建州女真与布占泰的乌拉部女真之间,在一个叫乌碣岩的地方爆发了一场遭遇战。褚英就是这场战役的实际操刀者。

当年,布占泰派出大将博克多领着一万精锐之师,在乌碣岩的山路上袭击舒尔哈齐、褚英、代善领着的人马。

三叔舒尔哈齐遥望着对方摇旗呐喊的阵势,颇有畏难的情绪,就领了5六百的亲军躞蹀于附近的山下,不肯向前。这却激起了褚英的一腔大胆嗜杀的热血。

当时,环绕于褚英、代善弟兄俩身边的士卒尚不满千人。褚英就与悍将费英东、扬古利与扈尔汉鼓励战士们说:“从前我们跟着大汗征战的时候,常常都是以少胜多。现在的布占泰不过是我们放生的一条没有骨气的癞皮狗而已,难道我们可以在一只癞皮狗眼前认输吗?”说完,褚英就与二弟代善疾声高呼着嗜杀的口号,拍马迎头撞向了博克多的队伍。

[6]

少女癫痫病药物治疗
治疗羊角疯的医院有哪些
治癫痫的价格是多少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