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美色总让她心动慈禧太后的几位后宫男宠

2019-05-17 00:03:29

作者:向斯

人精小安子

安德海,祖籍河北省南皮县,其祖父时,迁居河北青县汤庄子村。

他聪明伶俐,为人极狡猾。史书称他:能够讲读《论语》、《孟子》诸经;艺术精致,知书能文。

他最大的能耐就是善于察言观色,阿谀奉承不露一丝痕迹,以忠心获得咸丰皇帝的爱好,以柔媚赢得西太后的欢心,一生深得西太后的宠爱和器重。

最得西太后欣赏之事,就是在安德海全力协助下,除掉了肃顺、载垣、端华,剥夺了顾命八大臣临政之权,将皇权牢牢地控制在手里,所以,祺祥政变之后,已身为太后并执掌政权的西太后兰儿,就升安德海为大内总管。

西太后宠爱安德海,戏称他为人精儿,爱称为小安子。

宫里宫外,无论何人,都怕安德海,连太后的独子、年轻的同治皇帝也怕他三分。

同治七年冬季,气焰熏天的安德海,居然在北京最大的酒楼前门外天福堂大酒楼张灯结彩,大摆酒宴,正式娶徽班唱旦角的年方19岁的美人、艺名九岁红的马赛花为妻。

西太后为了表示宠爱,特地赏赐白银一千两,绸缎一百匹。

太监娶妻的新闻,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迅速传播,各种趣事艳闻,不胫而走。

2)宫禁寻欢

安德海最晓得西太后的心。太后20多岁守寡,那颗孤独孤单的心,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她自己独自品味,也只有她自己独自承受。

自从有了安德海,太后感觉好多了,感到在她最孤独、最寂寞的时候,终究有一个可以理解、可以倾诉而又值得依靠和信赖的人,这就是安德海!

太后喜欢甚么,安德海就说甚么、安排什么,想方设法,不惜一切代价。

太后一生好戏,特别是淫戏。安德海特地在太后一年当中大约有五个月的时光逗留的西苑,建造了一座精致绝伦的大戏楼供太后看戏,并专门召集了一班一流梨园子弟,排演戏剧,尤其是在淫戏方面大下功夫,供太后享乐。

太后在安德海的照料和陪伴下,吃、喝、玩、乐,样样舒服,高兴的时候还时不时地穿上戏衣,上台走几圈,哼几句,真正是不亦乐乎,忧烦全忘,乐不可支。

每当这个时候,安德海常笑容满面地进言:太后像月宫里的嫦娥,真正是仙人儿啊!

太后眉开眼笑。

每当看见太后安然端坐的时候,安德海就会恰到好处地说:太后真像那南海观世音菩萨啊,救苦救难,功德无量!

西太后离不开安德海,从饮食起居到休息就寝,安德海成了她身旁上一刻也不能少的人物。安德海长得端正,身材也很标志,皮肤保养得也好,他每天恭恭敬敬、一丝不苟地侍候着太后,连太后就寝都不离左右,因而,太后私幸安德海、小安子是假太监之说,就甚嚣尘上。

安德海娶妻,更助长了这1传闻。

不过,太后确实是很爱小安子,无论甚么好吃的,总要先给小安子留一份;无论有什么名贵的衣服,只要有可能,总要赏赐给小安子;如果有甚么好玩的东西,常问小安子有吗?赏小安子!

史书记载说:太后宠安德海,语无不纳。其后,遂干预政事,纳贿招权,肆无忌惮。

有一次,西太后正与安德海闲谈,两人说得高兴,真是忘乎所以,闹成一团。这时,总理政务的恭亲王来了,有军国要事,要求太后召见。可是,太后为了和安德海玩乐,竟然推辞不见!

1脸愠色的恭亲王无奈地退下,恼羞成怒,恨恨地对亲信侍从说:非杀安德海,不足以对祖宗,振朝纲!

[6][7][8]

安德海得知以后,逮着机会,就进谗言,损毁恭亲王。不久,西太后就削掉了恭亲王议政王之职,亲王失宠。

太后与小安子宫禁寻欢,传到了年轻的同治皇帝的耳朵里,皇帝气恨不已。有一次,皇帝也逮着个机会,狠狠地训斥了安德海一顿。安德海一肚子委曲,竟然向皇帝的母亲西太后倾诉,太后不仅不叱骂太监安德海,反而还护着他,反过来却训斥自己的儿子即同治皇帝!

年轻的皇帝真是气昏了头,跺着小脚,在宫殿内来回地走,气恨恨地骂,并特地做了一个小泥人,长得和安德海一模一样,然后,皇帝骂着安德海,骂一句,毁一只手,骂一句,去一条腿,最后恨恨地砍掉了小泥人的脑袋。

近侍太监惶惶地问皇帝:这是怎么啦?

皇帝气恨地说:杀小安子!

机会真的来了。

同治八年,不可一世的安德海觉得在北京呆烦了,想出去散散心,因而,就借口置办龙衣,在太后的许可下,大摇大摆地出京了!

西太后对同治皇帝说:皇帝大婚快到了,叫小安子到广东为皇帝大婚置办龙衣。

同治皇帝表面上同意了,心里却说:好,机会终究来了!

同治皇帝密谕山东巡抚丁宝桢:逮捕安德海。

清廷对太监的管理和束缚,十分严厉。清顺治皇帝入关以后,宫内设立太监,但立下了严格的规矩,特地在后宫正宫之乾清宫后面的交泰殿内,立下铁牌,上书:

太监但有犯法干政、窃权纳贿、嘱托内外衙门、交结满汉官员、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贤否者,即行凌迟处死,定不姑贷。特立铁牌,世世遵守。

安德海带一干男女,顺运河南下。他以女皇钦差自居,穿一身御赐龙衣,船上悬挂着迎风飘扬的日形三足乌旗,船边飘荡着五彩缤纷的龙凤旗帜。随行的官兵、苏拉、妻妾、太监、宫女、僧人等数十人,个个光鲜照人,分乘两条大船,浩浩荡荡,气势非凡。

素以严刚有威著称的丁宝桢,深得山东巡抚阎敬铭的器重,阎氏退休前,推举丁宝桢接替自己。这样,丁宝桢出任山东巡抚。丁氏到北京拜见同治皇帝,同治皇帝觉得他遇事可为也敢为,就同慈安太后密商,两人都认为他是有肝胆之人,可以信赖。

丁氏接皇帝密旨后,立即密嘱德州知州赵新:传闻安德海将过山东,如见有不法事,可一面擒捕,一面禀闻。赵知州是官场老手,特地以夹单禀报:如果丁氏不参奏,夹单非公事例行不存卷;如果参奏,丁氏祸福自当之。

丁氏一面上奏,一面派遣东昌知府程绳武追逐。程氏尾追,三日三夜,不敢动。丁氏命令王正起追逐捉拿,到泰安才将安德海擒获,解往济南。

一路上,安德海口出狂言:我奉皇太后命,谁敢犯者,徒自速死耳!

许多官员真的不敢动他,但巡抚丁宝桢却敢,他决然不之顾!认为朝旨未可知,先杀之!

泰安知县何毓福一看要动真的,知道非同小可,长跪力谏,请求等候朝旨。

丁宝桢凛然正色地说:宦竖私出,非祖制。且大臣未闻有命,必诈无疑!

当天晚上,丁宝桢下令,杀了安德海,安氏随行的2

[6][7][8]

0余人,也一概处死。

丁宝桢杀了安德海,许多官员真的吓破了胆。丁氏的奏章,也随之送到京师。

西太后看到安德海被杀,大为惊诧,一时莫知所为。她阴沉着脸,同慈安太后一起,召集恭亲王、军机大臣和内务府大臣,商议对策。

众大臣异口同声:太监,祖制不得出都门,犯者死无赦,当就地正法。

心爱之人惨死,西太后万分悲痛,上谕扣发了两天,在恭亲王的敦促下,才发下:

丁宝桢奏,太监在外招摇煽惑一折。

据德州知州赵新禀称,七月间,有安姓太监,乘坐太平船二只,声势炫赫,自称奉旨差遣织办龙衣。船上有日形三足乌旗一面,船旁有龙凤旗帜。带有男女多人,并有女乐,品竹调丝,两岸观者如堵。

……

览奏深堪惊讶。该太监擅自远出,并有种种不法情事,若不从严惩办,何以肃宫禁而儆效尤。

蓍马新贻、张之万、丁日昌、丁宝桢,迅速派委干员,于所属地方,将六品蓝翎安姓太监,周密查拿;令随从人等,指证确切,毋庸审讯,即行就地正法,不准任其狡饰。如该太监闻风折回直境,即著曾国藩饬属一体严拿正法!

事实上,上谕到达的前五天,安德海就已人头落地了,并且为了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将安氏暴尸3日。

安德海所带的珍宝,也全部没收:翡翠朝珠1挂,碧霞朝珠1挂,真珠鼻烟壶1个,大珠5颗,元宝17枚,骏马30余匹,碧霞犀数十块,黄金1150两。

心细如丝

李莲英,南河间府大城县李家村人,坐落在子牙河畔,距离北京大约300里。

那一带是个贫穷的地方,也是中国最出太监的地方之一。通常说,过了子牙河,就是河间府,那是出老公(太监)之处,清宫里的太监,十之八九都出自距离北京2三百里的范围之内。

李莲英是河间府人,另外一位西太后时期最有名的受太后宠爱仅次于李莲英的人物,就是崔玉贵,也是这子牙河边的河间府崔张吉庄人,与李家庄隔着一条河,相距约三十里。

这一带的人,说话口音很重,有很浓的鼻音,人们戏称为肮鼻子。

这一带的田鸡也很奇特,黄褐色,青瘦,尖嘴,两条脚奇长,也有很重的鼻音,当地人称之为肮鼻子。

当地谚语说:不怕雨下得暴,就怕肮鼻子叫。意思是说:夏天的雨,一下就过去了;而这种肮鼻子的田鸡1叫,连阴雨不断,就要发洪水了。所以,当地人又说:肮鼻子乱叫,吓得人心惊肉跳。

谁能想象,就是这样两位肮鼻子的太监,竟然在中国满清历史上,举足轻重:李莲英对太后心细如丝,崔玉贵对太后忠心耿耿,两人都深得太后的信任和宠爱,太后爱称他们为小英子、小贵子!

举朝内外,宫中府中,无人不对他们2人心存畏惧。

李莲英的爷爷、奶奶就是在连阴雨天,饿死在路边的。他们留下一个男孩,刚刚十余岁,名叫李玉,小名铁蛋子,这就是他的父亲。李玉由同宗叔叔李柱老两口收养,娶能干的曹氏为妻,一连生了五个儿子。老大有点傻气,能干活;老二鬼机伶,小名就叫机灵,这就是李莲英。

李莲英的叔伯姑母嫁给崔玉贵的堂兄,李应称崔玉贵为表叔。

李莲英7岁时就上学,对老师很殷勤,很得老师的喜爱。他爱学习,能通读和背诵《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还喜欢写字画画,从小就很有心计。不久,李柱被同宗的人挤出家门,背井离乡,来到北京。

曹氏的堂兄在前门外珠市口大街路西,有一个皮货庄,他帮助李玉也成立了一个熟皮子作坊,收生皮子,熟好以后再卖给皮货庄。从生皮子到熟皮子,要经过很多手续,最重要的一道就是用硝来揉。硝有毒,气味大,辣眼,腐手,呛人。揉皮

[6][7][8]

子、捞皮子等等都要力气大才行,每天都是一身脏臭。这是这个行当之中,最低贱、最辛苦的活儿。后来,李玉在西直门外堂子胡同开了一个正式作坊,立了一个牌子,上书:永德堂李皮作坊。

李莲英一直在这样的作坊中干活,人称皮硝李。

李莲英一生机伶,他想出人头地,自愿要求净身入宫。他的母亲曹氏听后浑身颤抖,但最后拗不过,只好求到了河间的沈姓太监,转求到小刀刘门下,净身、入宫。

李莲英说:我是8岁净身,9岁入宫,是随小刀刘的进纳名下进来的。临离家的那一天夜里,老母抽抽噎噎地一夜哭个不停,我爸爸拉着排子车,妈妈追着车子,送我到西直门门脸,最后,给我兜里放两个煮鸡蛋。

李莲英兄弟5人:李国泰、李英泰、李宝泰、李升泰、李世泰。

老2李英泰,进宫后改名为李莲英,并把小名机灵倒过来,谐音灵杰,作为他的字。他早年在白云观入了道,道号乐元。

他过继了老四的2子,叫李德福。他还有两个mm,大的稳重,小的乖巧,因李莲英得太后的爱好,他的小妹也得以入宫侍候太后,并嫁给了内务府郎中白来增。

李莲英的家人、身旁的人,无人不佩服他,称赞他。他的最大特点,就是善解人意,心细如丝。

真心宠爱

西太后自从李莲英进入她的生活之后,再也离不开他了:一是他的梳头手艺是第一流的,也是京师之中的第一人;2是他的机伶过人、体贴入微,无人能比。

光绪十四年,西太后钦命七王爷视察北洋海军,李莲英为副使——太监任钦差大臣,这恐怕是大清历史上的第一次,更何况是视察军队。但一生谨慎的李莲英,将太后赏赐的二品顶戴换成了清制规定的四品,不住特地为他预备的钦差副使船舍,不和任何官员接触,白天只站在七王爷身旁侍候,恭敬地伺候七王爷和大臣李鸿章,晚上还要侍候7王爷洗脚。他这样,感动得7王爷连连摆手。

一趟差事回来,七王爷、李鸿章争相向太后夸奖李莲英。

西太后乐不可支,喜滋滋地说:没白心疼他!

西太后生于道光十五年十月初十日(1835年11月29日),李莲英生于道光210八年十月十七日,年岁上两人相差13岁,生日则是晚7天。

光绪十四年,李莲英钦差回京,完满地完成了任务,太后十分高兴。太后过了生日之后,就记着给心疼的李莲英过40岁生日。她特地赏赐御膳:让寿膳房豫备,多少桌子都行。但李莲英只请了一桌老太监、同辈好友和几个徒弟,悄悄地过了这个重要的生日。

李莲英的乖巧和太后的宠爱,从一次赏鸟活动中可见一斑。

这是一个漫长的夏天,李莲英带着一个小太监,担两笼子鸟,来供太后赏玩。

这鸟名叫蓝靛,是鸟类当中最灵巧、也是最爱叫的一种。担鸟的时候,鸟笼子上要用布罩好,以免鸟乱动乱飞,保持鸟的精神。到达以后,把罩布拿开,鸟就开始叫了:学说学唱,学蝈蝈叫,学纺织娘叫,学油葫芦叫,学什么像甚么。这种鸟还有一种本事,就是别的鸟在太阳下山以后两眼迷糊,没有精神,唯独这种鸟,黄昏和夜晚也都精神十足,又称为叫灯花鸟。

旗下达官贵族爱养这种鸟,特别是腰缠万贯的内务府高官们喜爱这种鸟,不但由于这类鸟好玩,还因为它也是身份、身价的标志之一:只说一项,这类鸟在大叫的时候,要喝饱比黄金还贵的燕窝汤,谁人能够供得起?

西太后得宠的女官何荣儿描述当时的情景时说:

竹子骨头,带节对缝的一对京笼,淡黄色,透着雅气。大白刷的底布,三道架,架底下雪白透青的粪兜肚。笼子边,带一枝极精致的四寸长铲粪的象牙铲子,看着就干净利落。

再看鸟,粉眉亮姹,九道蓝,葫芦纹,一对翅膀上有鲜明的膀花——眼上边的白毛叫眉,眼下边的白毛叫姹;鸟的胸脯下边,有九道蓝色,称为九道蓝;蓝色中,有葫芦形状的纹饰,叫葫芦纹;鸟的翅膀上,有圆有黄点,称为膀花。鸟的年龄,就是通过膀花来鉴别,一年的新鸟,有膀花,爱叫,一年以后,膀花就没了,不爱叫。

老太后是非常识货的,用眼一溜,就知道是奇货,笑

[6][7][8]

逐颜开。

这是一对十全十美的新鸟,不知道从几千几万只鸟中才能选出这两只来,真是奇绝了!

西太后舒适地靠在矮榻的椅枕上,细听着鸟叫。两只鸟,好像是竟赛一样,你一段我一段地唱。

一会儿后,侍女小娟子、小翠儿来了,双脚跪安,对老太后说:启禀老祖宗,我们请李总管给看着猫。

这是太后喜爱的侍女,借题撒娇。太后慈祥地笑了,知道这两个丫头,在给李大总管出难题。

李莲英这个人,很知趣,不管在储秀宫,还是在乐寿堂,从来不使威风。

李莲英经常对太后身边的侍女说:你们是老太后的人,受老太后的教导,都是通情知礼的。不用说是你们,就是老太后后屋里、院里的一只狗、一只猫、一棵草、一棵树,也都应该受到尊重。

太后的屋里,真有两只猫,缅甸的,纯白色,鼻子、眼睛、嘴都挤在一起,扁扁的脸,对着人时,眼和嘴乱动,非常滑稽,老太后一见到它们,就会开心大笑,爱称它们为大白、二白。

这个时候,爱捉鸟的猫看见了这两笼子的鸟,立即两眼放光,兴奋起来。

李莲英听小娟子、小翠儿如此一说,赶忙请跪安:启禀老佛爷,奴才可没这个本事!

西太后疼爱地看一眼李莲英,微笑着说:娟子、翠儿,看好大白、二白,回头我有赏。

娟子、小翠,赶紧过来谢赏。

太后对李莲英说:大总管,你传话叫寿膳房,送些甜碗子来,赏给你们吃!

李莲英赶忙跪下,替大家谢恩,紧跟着说:老佛爷,您老人家千万别这样叫奴才,奴才担当不起!

东太后去世后,西太后宠爱李莲英无所顾忌,李莲英细心伺候太后,也更加无所忌惮。他由梳头房太监升任内务府大总管,总揽后宫一切事务,权倾朝野,太后之下任何人都对他敬佩有加。

西太后看戏,让李莲英并坐,共赏淫戏,一同欢笑。

进膳,凡是好吃的、稀有的和李莲英爱吃的,她都要给他留着。

西太后喜爱之物,都爱赏赐给这位令她安逸舒适的大总管,她也就可以清心养心,美容养颜了。

西太后说:有了李莲英,犹如有了依托,就可以安心睡觉了。

听说,西太后赏赐给李莲英的珍宝财物,不计其数,其中,有七大捧盒是最为珍贵的。

西太后去世后,李莲英将这七大捧盒珍宝,进献给隆裕太后。

李莲英对隆裕太后说:这是皇家的东西,不应当流入到民间,奴才我小心谨慎地替皇家保存了几十年,现在年老体衰,乞求离开宫廷,所有这些宝物,奉还给主子。

隆裕太后十分感动,西太后去世以后,隆裕太后对李莲英也一直宠爱不衰。直到李莲英去世,隆裕太后按照大臣的礼恤,赏赐丧葬费银2000两。

心动

西太后是位十分敏感的人,对许多东西,有着自己独特的感受、细致的感觉和敏锐的感知,而这些又是能够让她这位独特的女人怦然心动的——虽然能够让她心动的东西不多,但对于喜好男女私情的太后来说,美色就是能够让她心动的事情之一。

爱好花的人,常常比较敏感和敏锐,也容易感动和心动,西太后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作为一个精通权术的政治家,她更加晓得掩盖自己,更加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也更加能够掩盖自己的神情。

敏感的人常常很生动,易于心动的人也会在心情愉悦中容光焕发。

西太后是位敏感的人,也是一名对自己心爱之物、心仪之人易于心动的女人,她最大的特长之一就是时时刻刻善于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的心理状态,让自己处于精神松驰、心情愉快的情绪之中,所以,在侍从、大臣和皇帝、后妃甚至于在外交大臣及其夫人们的眼中,她总是那样生动,那样容光焕发

[6][7][8]

西太后爱花,爱花的清香、花的娇艳、花的柔媚和花的千姿百态,对于花,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

她生活的寝宫中的摆设通常是终年不变的,但花却要随着季节、气候的变化而常常更换。她喜欢的花,通常是淡淡的颜色,幽幽的清香,润物细无声的雅致。

她的小名叫兰儿,她一生之中,最爱的花就是兰花:她的卧室床头每一年都要摆上淡淡幽香沁人心脾的兰花,她爱好穿杏黄色绸精绣兰桂齐芳的衬衣,吃饭喜欢用雕刻、彩绘兰花纹饰的筷子和月白灵竹梅兰闪缎怀裆(餐巾)等等。

她的东屋静室,常年摆放着一大盆郁郁葱葱的南天竹,她的寝宫外面廊沿下摆两盆鲜活生动的海棠和黄灿灿金色的连翘。

西太后较爱好的,让她心动的,也是让她魂牵梦萦的花,就是玉、堂、春、富贵。

女官何荣儿回想说:

老太后有个习惯,只要清早有雾,就决不往湖边上溜,说雾里有浊气,闻着不舒服。溜弯的范围,就限定在游廊的北边。

夏天的颐和园,湖面上水气加雾气,常是迷朦朦的,所以,我们也经常围着乐寿堂转。

一天,老太后看到1棵玉兰说:这还是乾隆爷给后代留下的,乾隆爷的福泽,一直绵延到现在。那时,玉兰很多,这一片几近有几十株,培养得也好。早春花一开,谐趣园都能闻到花香,当时,被称为玉香海。后来,乾隆爷晏驾了,花也跟着走了。以后,我们修乐寿堂的时候,要先把玉兰保护起来,然后再盖宫殿。这也算是思念列祖列宗的一点心意了。

以后,从极乐寺移来西府海棠。咸丰皇帝最喜爱的是海棠,和乾隆皇帝一样,他是一位才思敏捷的皇帝,能诗善赋,常说自己是翰林天子。

西太后自语似地说:每当春雨过后,(咸丰)皇帝常对红艳的海棠,留连不舍。现在,把海棠移来,花繁叶茂,也算是我的安慰了。

再后来,宫人们把迎春、牡丹也移来了,合缀成:玉(玉兰)、堂(海棠)、春(迎春)、富贵(牡丹)。

太后的隐私

容易心动的人,也是性情中人,多愁善感。性情中人对美色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切感,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欣赏和喜爱。爱好多了,爱好深了,害怕失去了,恐惧容颜老了,就会引发一系列的情绪波动,就会感慨良多,就会多愁善感。

西太后是位性情中人,也是一名好美色的女人,一生爱看淫戏,听淫剧,敢爱敢恨。她大权在握,把个女皇大大的朕字写到了天上,把她自己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她的这类性情,快乐了自己,愉悦了自己,却把痛苦之剑插在了他人的心上:最大的受害者,莫过于她的儿子同治皇帝和儿媳妇阿鲁特皇后。

同治大婚前夕,清宫进行了复杂的选后活动,最后于同治十年冬天,选中了两位:崇绮之女阿鲁特氏和凤秀之女富察氏。

崇绮的女儿19岁,由于她是咸丰皇帝遗命八大辅臣之一、后被处死的郑亲王端华的外孙女,西太后不想让她做皇后,拟选14岁的凤秀之女。

西太后与东太后商量,没想到,东太后说:崇绮之女阿鲁特氏端庄,为人谨慎沉默,德性最好,很配中宫。

西太后心里不乐意,但表面说:凤女虽然年轻,却很贤淑。

东太后一点也不让步,平静地说:凤女太轻浮,不宜选为皇后,只能当个贵人。

崇绮女阿鲁特氏册立为皇后,凤女富察氏册立为慧妃。

皇帝大婚,意味着成人,可以亲政了。在东太后建议下,两宫太后撒帘,归政于皇帝。

皇后知书达礼,气度非凡,为人端庄,从无轻浮之态,皇帝很敬重她,也很爱她,两人十分恩爱。

西太后有些恼恨,但她放在心里,等待时机。

西太后爱听戏,常常把外城戏班,召进宫里。婆婆看戏,照例儿媳妇要陪同。谁承想,身为婆婆的西太后,偏偏爱看淫戏,听淫剧,全是些通奸犯淫、男欢女爱之作。

熟读诗书的儿媳妇阿鲁特皇后,每次都是弄得

[6][7][8]

面红耳赤,实在看不下去就低下头。

津津有味的西太后看着皇后,淡淡地说:这戏演得好,这么好看的戏,你怎样不看?

皇后红着脸,小声地说:戏淫秽到这类地步,怎么看?

西太后冷冷地看着她,不说话。皇后心中恐惧,低下了头。这时,进来的皇帝看到了这一切,也不说话,也低下了头。

西太后一再干预,同治皇帝无法与心爱的皇后恩爱,也无法在一起过上平静的生活。皇帝没法与皇后亲热,也绝不与母后喜爱的慧妃同房,更是谢绝与其她的嫔妃们欢爱。于是,痛苦不堪的皇帝,就在太监周道英的陪同下,出宫寻乐,到南城喝花酒冶游去了。每天几近一直不离左右的,就是两位风月场中的高手:载澄、王庆祺。

恭亲王的儿子载澄,曾在弘德殿陪伴同治读书。他是一位纨裤子弟,更是一位花花公子,一生把性命看得很轻,喜欢纵酒寻乐:常寻好酒,有酒必醉,醉后发兴,到处寻找****寻欢作乐。

王庆祺是翰林院侍读,不侍读圣贤书,专与皇帝切磋风月,共赏春宫图。

同治皇帝寻花问柳,结果,得了花柳病,一命呜呼,终年19岁。

民间送一幅对联:不爱家鸡爱野鹜,可怜天子出天花。

皇帝死了,西太后折磨皇后,嘲笑她:皇帝去了,你还想当太后?

皇后感到失望,想吞金自尽,但被及时发现,抢救了过来。皇后绝食,最后猝死于西太后发迹的储秀宫,时年22岁。

皇帝死了,皇后死了,东太后死了,西太后为所欲为。

从史书留下的蛛丝马迹中,可以看出,在中国历史上,那些手握重权,或说时机成熟的宫中女人们,特别是那些女皇、太后、皇后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爱男色。

秦始皇的母亲赵姬,是一名纵情寻欢的太后,在秦始皇以外,公然生下了两个私生子。

汉高祖皇后吕氏,一生淡泊,尊为太后以后,大权在握,不甘寂寞,老当益壮,将朝中大臣中的美男和他们的儿子们全都收罗在她的石榴下。

晋惠帝皇后贾南风,选派近侍四出,搜罗京师的美男子,神秘的黑箱车,出入在大街小巷,许多美男子也从此神秘地失踪。

高寿达82岁的女皇武则天,更是一位痴迷男色的尤物,一生都离不开美男子,直到去世,还有两位20多岁的男宠伺候在她身边。

西太后也不例外,有关她的私生活,不绝于各种史书。

在西太后的隐私生活之中,第一位就是太监安德海,第二位就是太监李莲英。

同治皇帝对于母亲与安德海的暧昧关系十分恼火,就找东太后倾诉。东太后认为,西太后如此淫秽后宫,是武则天第二,清室不能容忍,他日九泉之下何颜以对咸丰皇帝?

西太后与安德海、李莲英的暧昧关系,较为可信。

还有一些史书,记载了西太后更加****、肆无忌惮的故事。

据说,西太后喜欢吃一种有特别口感的汤卧果,每天清晨,她总是让近侍带24两银子,到宫门口买四枚汤卧果,由金华饭店的伙计送入宫中。

金华饭店,有一位年轻的伙计,姓史,长得一表人才,仪容俊美,皮肤白晰,是人见人爱的美男子。

李莲英知道太后的喜好,与这位美男史氏交好,都混熟习了,史氏就经常偷偷地跟随着李莲英到宫里来玩。

有一天,西太后游园,偶然间,发现李莲英身边,站着一个英俊美少年,她一时心中狂喜,但表面上照旧冷冷地问道:这是谁?

依照宫规,带外人进宫,犯了重罪,杀头、鞭责、充军,都是太后一句话。

李莲

[6][7][8]

英在恭敬中很镇静,没有惧色,也不胆怯,从容不迫地叙述了史氏的来历和与自己的关系。

西太后面含春色,笑吟吟地吩咐:留下。

史氏被沐浴、更衣以后,送到了太后的身边,昼夜宣淫。

有史书记载说:史氏与西太后日夜寻欢,终于有了身孕,满月后,生下了一个儿子。太后不敢公然养在宫中,就送到妹夫醇亲王家中收为亲生子养育,并将史氏杀死以灭口。这位醇亲王之子,就是后来的光绪皇帝。

有史学家也推测:西太后的亲生儿子同治皇帝去世后,她不立同治皇帝的下一辈,反而立她自己妹夫之子、皇帝的弟弟,实属怪事。立子不立弟,这是继位的常规。西太后破坏宫制,违反常规,明显是因为妹夫之子乃是她之子。

清末学者文廷式著《闻尘偶记》,此书被认为是一部有相当史料价值的书籍。书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故事:

清光绪八年(1882年)春季,琉璃厂一位卖古董的商人,姓白,经人介绍,结识了大总管李莲英。两人熟了之后,李莲英带白氏进入宫内,得幸于西太后,那一年,太后46岁。

大约在宫里呆了一个月的时间,白氏被放出了宫。

不久,西太后感到周身不适,让御医看视,方知已经怀孕。

东太后得知西太后怀孕,十分气愤,召来礼部大臣,寻问废后之事,想按祖制废除西太后。

礼部大臣们万分惶恐,跪在那里,颤颤兢兢地说:此事不可为,愿我太后明哲保身!

当夜,东太后猝死钟粹宫,享年45岁。

[6][7][8]

附睾炎治疗及其方法
怎么十分好的治疗牛皮癣
天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