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王家台秦简归藏出土的易学价值

2019-05-17 03:14:49

摘要:作者以新出土的《归藏》为主要根据,又征引出土阜阳汉简《周易》、马王堆帛书《周易》和其它文献资料,对易学界长时间争讼不休的问题进行检讨考辨,再次印证了传本《归藏》不伪、《归藏》早于《周易》、文王演易不是重卦、《周易》原为卜筮之书等论断。

关键词:秦简; 归藏; 周易

The value for I Ching Learning of Guicang copied on the bamboo slips of the Qin Dynasty unearthed at Wang-jia-tai

Abstract: On the basis of Guicang copied on the slips unearthed at Wang-jia-tai of the Qin Dynasty, and on the basis of the arguments from Zhouyi copied on the slips unearthed at Fu-yang of the Han Dynasty and certain arguments from Zhouyi copied on silk unearthed at Ma-wang-dui, the author made a textual research on some controversial questions in the circle of I Ching Learning. The author verified that Guicang of the current version is not false, Guicang came into being earlier than Zhouyi, and verified that the hexagram was not overlapped by King Wen of Zhou, Zhouyi was originally a book for divination etc.

Key words: slips of the Qin Dynasty; Guicang; Zhouyi

1993年,湖北省江陵县荆州镇王家台15 号秦墓出土了一大批竹简,其中关于易占的竹简164支,未编号的残简230支,总计394支,总计4000余字。这批易占的竹简,有卦画、卦名、卦辞3部分。每卦卦画皆由— ^ 组成,为六画别卦。70组卦画,重复者不计,有54个卦画。70个卦名,重复者不计,有53个卦名。卦名下的卦辞,有许多与保留在古书中的《归藏》佚文相同。故有的学者据此推断,王家台出土的秦简易占为《归藏》,更有的学者进一步考定为《归藏.郑母经》。2000年11月底至12月初本人参加于武汉举行的第二届海峡两岸青年易学论文发表会,有幸得荆州市博物馆王明钦先生大作《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而见易占全部释文。秦简《归藏》的出土,石破天惊,对《归藏》本身乃至全部易学有着重要的意义,为揭开易学千古之悬案提供了全新的证据。笔者管见,秦简《归藏》出土的学术价值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传本《归藏》不是伪书

《归藏》之书名,先秦已有之。《山海经》曰:“黄帝得河图,商人因之曰《归藏》。” (今本无,《玉海》本引。此引自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见王兴业《三坟易控微.附篇》,以下引文未详明出处者均出于此)《周礼.春官.太卜》曰:“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汉代学者承认《归藏》为商易,且有人见过此书。东汉桓谭曰:“《连山》八万言,《归藏》四千三百言。”又云:“《连山》藏于兰台,《归藏》藏于太卜。”(《新论》)张衡云:“列山氏得河图,夏后因之,曰《连山》。归藏氏得河图,殷人因之,曰《归藏》。伏羲氏得河图,周人因之,曰《周易》。”(《论衡.正说》)《礼记》引孔子之言云:“我欲观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征也,吾得坤乾焉。”郑玄注曰:“得殷阴阳之书。其书存者《归藏》。”晋代《归藏》未失,存于《中经》。有人见过,也有人为之作过注。阮孝绪曰:“《归藏》载卜筮之杂事。”刘勰云:“《归藏》之经,大明迂怪,乃称羿弊十日,常娥奔月。”(《文心雕龙》)。《隋书.经籍志》云:“《归藏》十三卷,晋太尉从军薛贞撰。”又说:“《归藏》汉初已亡。按晋《中经》有之,惟载卜筮,不似圣人之旨。”《旧唐书.艺文志》有:《归藏》十三卷,注云:“殷易,司马膺注。”《新唐书.艺文志》有:司马膺注归藏十三卷。《宋书.艺文志》有:薛贞注《归藏》3卷《崇文总目》有:《归藏》3卷,《中兴书目》有:《归藏》薛贞注。

然自唐开始,有人以《汉书.艺文志》未著录《归藏》和《隋书.经籍志》关于“《归藏》汉初已亡”的记载,怀疑汉晋时所见的《归藏》是伪作,而隋代著录的十三卷《归藏》也不是汉晋时的《归藏》,即是伪中之伪。如隋书作者认为存于《中经》的《归藏》已不是汉初《归藏》。孔颖达认为:“《归藏》伪妄之书,非殷易也。”(此条《伪书通考》引作《周易正义》,误也)(《左传襄公九年正义》),《崇文总目》谓:“汉初有《归藏》,以非古经,今书三篇,不可究矣。”《中兴书目》谓:“今但存初经、齐母经、本蓍三篇,文多缺乱不可训。”吴莱云:“《归藏》今杂见他书,颇类《易林》,非古易也。”(引自《经义考》)明儒马端临指出:“《连山》《归藏》乃夏商之易,本在《周易》之前,然《归藏》《汉志》无之,《连山》《隋志》无之,盖二书至晋隋间始出,而《连山》出于刘炫伪作,比史明言之。度《归藏》之为书,亦此类尔。”皮锡瑞云:“桓谭《新论》曰《连山》八万言,《归藏》四千三百言。不应夏易数倍于殷,疑皆出于依托。《连山》刘炫伪作,北史明言之,《归藏》虽出隋唐以前,亦非可信为古书。” 此种见解一直影响到现代的古史辨派。余永梁云:“其实,所谓真的《连山》《归藏》亦是汉人伪作。”

但宋以后也有持反对意见者。如宋郑樵曾提出:“《归藏》唐有司马膺注十三卷,今亦亡。隋有薛贞注十三卷,今所存者《初经》、《齐母经》、《本蓍》3篇而已。言占筮事,其辞质,其义古。后学以其不文,则疑而弃之。常常连山所以亡者,且过于此矣。独不知后之人能为此文乎。”杨慎承认汉时《归藏》未失,“《连山》藏于兰台,《归藏》藏于太卜,见桓谭《新论》,则后汉时《连山》《归藏》犹存,未可以《艺文志》不列其目而疑之。”隋时《归藏》为伪书。清儒朱彝尊云:“《归藏》隋时尚存,至宋犹有《初经》、《齐母》、《本蓍》3篇,其见于传注所引者。”(《经义考》卷三) 马国翰云:“殷易而载武王枚占、穆王筮卦、盖周太卜掌其法者,推记占验之事,附入篇中,其文非汉以后人所能作也。”(《三坟易探微.附篇》) 今人于豪亮通过研究帛书《周易》和传本《归藏》卦名,提出“《归藏》成书决不晚于战国,并不是汉以后的人所能捏造的。” 近期,王兴业撰《三坟易探微》1书、金景芳撰《周易系辞新编详解》一书也主张《归藏》不伪。

关于《归藏》真伪的讨论,主要集中在这样几个问题上:(1)汉晋所见的《归藏》是否为汉人作品?(2)汉以前是不是有《归藏》?(3)《归藏》是否为商易?秦简的出土,为揭开这些悬案提供了新的证据。王明钦先生撰文《试论归藏的几个问题》通过比较古书援用的《归藏》佚文和出土的秦简易占,指出出土的简文即是《归藏》。连劭名撰文《江陵王家台秦简与〈归藏〉》、李家浩撰文《王家台秦简易占为归藏考》、王宁撰文《秦墓易占与归藏之关系》以简报 [6]公布的3卦卦辞为主要根据,广泛引证《归藏》佚文,进一步论定王家台秦简易占就是失传已久的《归藏》或《归藏.郑母经》,从而反过来又推断古书援用《归藏》佚文的真实性。其实,出土易占还有许多卦与古书引《归藏》相同或相近。此再以三卦证之:

(一)《易占》之《师卦》记录了周穆天子卜西征之事。秦简:“师曰:昔者穆天子卜出师而攴(枚)占□□□□ □龙降于天□□□远飞而中天苍□。” [7]此事《穆天子传》和《史记.周本纪》皆有记载。也见于传本《归藏》之辞

1.穆王猎于弋之野。(《太平御览》卷八百三十一)

2.昔穆王子筮卦于禺强。(《庄子释文》,《汉艺文志考》卷1)

3.昔穆王天子筮西出于征,不吉。曰:“龙降于天,而道里修远:飞而冲天,苍苍其羽。”(《太平御览》卷八十五)                   其中第三条,除个别字不同外(如 “筮”秦简本作“卜”。又秦简有阙字),行文与秦简本完全一致。

(二)秦简《易占》之《明夷》记录了夏启梦见乘龙飞天之事。秦简:“明夷曰:昔者夏后启卜乘龙以登天而攴(枚)占□。” [8]此也见于传本《归藏》:

1.夏后启筮,御飞龙登于天,吉。(郭璞《山海经注》引《归藏.郑母经》)

2.昔夏后启上乘龙飞,以登于天。睾陶占之曰吉。(《太平御览》卷九百二十九引《归藏》)

3.明夷曰:昔夏后启筮,乘飞龙而登天,而枚占四华,皋陶曰吉。(《博物志.杂说上》)

秦简中的“攴”,即“ 攵”,与“枚”通。王明钦说:“秦简中攴为枚之省文。”  [8] [9]《说文》云:“枚,干也。从木攴,可为杖也。”后,即君王。《泰.象》:“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虞翻注:“后,君也。”《尔雅.释诂》云:“后,君也。”《周礼.量人》云:“营后宫。”《礼记.内侧》:“后王命冢宰。”郑玄皆注云:“后,君也。”故夏后启,指夏王启。睾陶,即皋陶。“睾”通“皋”。《列子.天瑞》:“望其圹,睾如也。”《孔子家语.困誓》:“自望其广,则睾如也。”《荀子.大略》作“皋如”。

(三)《易占》之《归妹》记录了嫦娥偷吃长生药、卜奔月之事。秦简:“归妹曰:昔者恒我窃毋死之□□,□□□奔月而攴占□□□□。 [7]”此见于传本《归藏》之辞:

1.昔常娥以不死之药奔月。(谢希逸《月赋注》,载《文选》卷十三;《太平御览》卷九百八十四)

2.昔常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药服之,遂奔月,为月精。(《汉艺文志考》)

不同的是“嫦娥”之名,秦简作“恒我”。“恒”即“常”,《说文》:“恒,常也。”汉人因避讳文帝刘恒,“恒”多作“常”。 “我”与“娥”音同而相通。《说文》:“从女我声”。又“恒”通“姮”, “姮娥”即“嫦娥”。《淮南子.览冥训》:“姮娥窃以奔月。”高诱注云:“逵吉:按‘姮娥’诸本皆作‘恒’,唯《意林》作‘姮’。《文选注》引此作‘常’,淮南王当讳‘恒’,不应作‘恒’,疑《意林》是也。”

值得注意的是在马国翰辑《连山》中也有常娥奔月之辞:

有冯羿者,得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常娥窃之以奔月。将往,枚筮于有黄,有黄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无恐无惊,后且大昌。”姮娥托身于月

此为马国翰误辑。对这个问题李家浩考之甚详, [8]兹不再论述。

由以上考辨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出土的秦简易占为《归藏》;汉初《归藏》未遗失;汉晋人所见到的《归藏》不是伪书。这就为几千年易学界关于《归藏》真伪争讼作了

结案。至于出土秦简《归藏》是否为商易,则在《归藏》和《周易》的关系中加以讨论。

2、《归藏》早于《周易》

郑玄曰:“夏曰《连山》,殷曰《归藏》。”桓谭《新论》曰:“《连山》八万言,《归藏》四千三百言。夏易烦,而殷易简。”梁元帝云:“按《礼记》吾欲观殷道,得坤乾焉。今《归藏》,先坤后乾,则知是殷明矣。”邢昺云:“《归藏》者,成汤之所作,是三易之一也。”郭雍、程大昌、马端临、吴澄、郑樵等人皆主此说。高明说:“今按《周礼》《连山》、《归藏》与《周易》并举,称为三易,且同掌于太卜之官,则周时《连山》、《归藏》与《周易》并行可知。是《连山》《归藏》最迟亦应为周时书。” [11]今人在研究了出土的《归藏》之后,多认为不是商代作品。李家浩说:“秦简《归藏》有可能是战国晚期秦人的抄本。” [10]李零说:“现在发现的王家台秦简《归藏》和前人所辑归藏佚文,其繇辞提到周武王和周穆王,固然不会是商代的内容。” [12]王明钦说:“《归藏》的成书年代,当在西周末年到年龄初期,这与《周易》经的年代也相差不远。” [9]

笔者认为,《归藏》成书应早于《周易》。理由以下:其一,今以《周易》通行本、帛书本、竹简本和《归藏》的传本、竹简本作以比较,可以发现《归藏》和《周易》的卦名,有许多相同和相近者。相同者以下:

通行本《周易》

帛本《周易》

阜阳竹简本《周易》

竹简《归藏》

传本《归藏》

同人

同人

同人

同人

同人

大过

泰过

大过

大过

大过

明夷

明夷

明□

明夷

明夷

归妹

归妹

归妹

归妹

以上有的使用了通假字。如《周易》通行本和帛本及传本《归藏》作“屯”,竹简本《周易》和竹简本《归藏》作“肫”。按《说文》“肫”读作“屯”,则“屯”、“肫”通。通行本《周易》和传本《归藏》及竹简《归藏》作“履”,而帛本《周易》作“礼”,“履”“礼”通。《说文》云:“礼,履也。”《尔雅.释言》云:“履,礼也。”《荀子.大略》云:“礼者,人之所履也。”王弼《周易略例》引《序卦》云:“履者,礼也。”而从这些卦画和卦名相同看,两者决不可能是同时产生,必有先后继承关系。

那么,二者谁先谁后?关于这一点可以从一些卦名看出。如竹简《归藏》有一卦为“恒我”,《周易》通行本、帛本、竹简本和传本《归藏》皆作“恒”。竹简《归藏》的“我”,决非衍文,如前所言,“恒我”又见于竹简《归藏.归妹》卦辞,是“嫦娥”原始称呼。而出土《归藏》是秦简,早于出土的汉代抄本——帛书和竹简《周易》。通行本《周易》和传本《周易》是经过后人整理的版本。在卦画相同的条件下,我们没有理由能说明秦简《归藏》“恒我”源于《周易》各种版本及传本《归藏》的“恒”。相反,《周易》各种版本和传本《归藏》本之于竹简《归藏》、是对竹简《归藏》的简化则更加合理。

又如,竹简《归藏》又有“散”卦,传本作“散家人”。而各种版本的《周易》皆作“家人”。黄宗炎云:“‘家人’为‘散家人’,则义不可考。”按:两个版本的《归藏》皆有“散”,竹简本卦辞中也有“散”字,可见,“散”也非衍文。“家人”从“散”和“散家人”而来,也比较明显。

另外竹简本《归藏》有一些卦名,其意义比《周易》卦名更为原始。如劳卦、丽卦、毋亡卦。各种《周易》版本分别为坎卦、离卦、无妄卦。毋亡,作为卦名出现在秦简《归藏》卦辞中。今本《周易》作“无妄”,是后起文字。从文字学角度讲,“毋”、“亡”要早于“无”。在殷代甲骨文中已有“毋”、“亡”。无妄之“无”是后起的字。李孝定云:“有没有之‘无’,古无正字,卜辞假‘亡’为之。”(《甲骨文字集释》第十二) [ 13]《史记.春申君传》作“毋望”,仍保留了古“毋”。后作无妄。先儒多释无妄为不妄行和无希望。马融、郑玄、王肃皆云:“妄犹望,谓无所希望也。”《汉书.谷永传》“遭无妄之卦”。应劭曰:“无妄者,无所望也。万物无所望于天,灾异之最大者也。”只有虞氏释义与众不同。虞氏注《无妄.象》曰:“与谓举。妄,亡也。谓雷以动之,震为反生,万物出震,无妄者也,故曰物与无妄。《序卦》曰:‘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而京氏及俗儒,以为‘大旱之卦,万物皆死,无所复望’,失之远矣。”虞氏释义合乎秦简,秦简《毋亡》有“安藏毋亡”之辞,此“毋亡”指未亡失。又虞氏曾言“《归藏》卦名之次亦多异”。知虞氏见过《归藏》,故此为虞氏用原初《归藏》释《周易》之例证。

劳,传本《归藏》作“荦”;《周易》今本作“坎”,帛本作“赣”,汉石经本作“欿”。按,李过曰:“谓坎为荦,荦者,劳也,以万物劳乎坎也。”黄宗炎曰:“坎为劳卦,故从劳谐声而省,物莫劳于力,故从牛。”则知劳、荦、坎通。坎、赣、欿通,今人已考证,此略之。按,《说卦》云:“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劳卦也,万物之所归也。故曰劳乎坎。”《周易.坎卦》爻辞言“入于坎窞”、“坎有险”、“来之坎坎险且枕”等皆取陷、险之义,无“劳”之义,而《归藏》作劳,《说卦》训坎为劳,明显是在追溯坎之本义。

秦简《归藏》丽卦,传本《归藏》、《周易》通行本和竹简本作“离”,帛书作“罗”。“离”和“罗”古相通。《方言》曰:“罗谓之离。”“离谓之罗。”《彖传》、《序卦》、《说卦》并云:“离者,丽也。”故离、丽、罗三者通。但是,从文字起源看,丽的含义更符合卦画,离当来自丽。甲骨文中有“丽室”之辞。鲁实先解释曰:“其据以会心者为二室相临,二人相俪,是以其本义,为两为偶,即丽与俪之初文。《说文》以旅行训丽者,乃其引申义也。所谓丽室者,谓二室相偶,中间1堂,即《礼记杂记下》之夹室,亦即《国策燕策》之历室与《史记.乐毅传》之历室。夫室不相临而曰丽者,是犹先民画卦以两阳介一阴而名之离,亦取附丽为义也。”(《甲骨文字集释》第十) [13]由此可知,丽,本是指两室相临和二人相俪,有依附之义。卦画 为一阴依附2阳,别卦则是两个相同的经卦相依附,因两个离经卦外阳内阴、外实内虚,故与同两室一样,相互依附。故别卦离卦卦画有依附之义。如《彖》释《离》云:“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柔丽乎中正,故亨。”因此,丽比离更能反应卦象的特点,恐为离本丽之例证。

其二,竹简《归藏》卦辞皆用“卜”字,带有浓厚龟卜的痕迹。而《周易》今本和帛本则未使用“卜”字,蒙卦用过“筮”字。卜筮是不同的。《礼记.曲礼上》云:“龟为卜,策为筮。”更为重要的是卜早于筮。从行文上看,《归藏》修辞造句不讲求,无多大的文学价值。而《周易》则不同,它有简古清丽的语言,明朗而多形象的描写,爽朗而和谐的音节,亲切而有味的比兴,存有大量的远古的谣谚, “是一部最古的有组织有系统的散文作品”, [14]  [15]具有相当高的文学价值。从卜早于筮、《归藏》带有龟卜痕迹和《周易》卦爻辞比《归藏》卦辞更为精致两个方面看,《周易》晚于《归藏》。

其3,按文献记载,《归藏》是以坤为首,殷墟出土的数字卦有崇尚坤之偏向。在出土的文物中,有两件特别应当引起我们注意。1是刻在甲骨上的“上甲田  ”,另外一块是父戊卤上的“ 父戊”。周立升先生指出:“上甲、父戊都是殷商的先公名号,如果契数 是坤卦(后人将其横置作 ,正是坤之古文),当可知殷人是贵坤的。称归藏首列坤,为殷易,是有一定道理的。” [16]此为《归藏》早于《周易》之又一证。

其4,《周礼》言太卜掌三易之法,其经卦和别卦虽然一致,但从其排列次序看,为《连山》《归藏》在《周易》之前,这类排列决非偶然,当视为《归藏》早于《周易》的重要证据。有的学者提出,桓谭言《连山》八万言、《归藏》四千言,前者繁后者简,推断夏《连山》殷《归藏》不可信。其实,从全部人类认识发展看,是由繁而简、由具体而抽象,这是认识发展的规律。因此,在通常情况下,先繁后简未必不可信。

然而,从卦辞看,大多反应的是夏商和夏商之前的事(包括神话传说)。当然也有商周和商周以后的事。最晚几条有:师卦周穆王占卜西征之事;右卦平公占卜邦国吉凶之事;鼎卦宋君占卜之事。后两者反应的是年龄之事。这有两种情况:一是卦画卦名较早,大约在周之前。卦辞写成的晚,在年龄平公和宋君以后。1是卦辞与卦画、卦名和卦辞同时较早,大约周之前。而反映周代和周朝以后的卦辞则是后人修补的。这两种情况后者可能性较大。因从卦辞看,大多是反映夏商和夏商之前的事(包括神话传说)。有反应周和周以后史事的卦辞,其实不奇怪,“古代数术之书有不断改写的习惯”, [12]《周易》就是如此,有被修改的痕迹。比较马王堆帛书《周易》与今本《周易》,无论是卦序、卦辞、卦名及文字都存有一定的差异。帛本系辞和今本系辞差别更明显。除了通假字外,帛本比今本缺少若干章。如帛书缺今本上篇第九章,下篇的第五章的一部分,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章的一部分,第十、第十一章也不见于今本。另外,今本“易有太极”、“显诸仁藏诸用”、“开物成务”,帛本分别作“易有大恒”、“圣者仁壮者勇”、“古物定命”。又出土的阜阳双古堆汉简《周易》,也与各种版本不同。除了文字歧异外,在卦爻辞之后又有卜辞,这是其它版本所没有的。 [17]这充分说明《周易》经传的确被改写过。与《周易》相同,人们在应用《归藏》的进程中,曾不断地对那些已过时的卦辞进行改写,补充影响大且应验的卦辞,则在情理之中。这种不断改写,一方面同说明在儒家占统治地位之前,《归藏》广泛流行而已;另一方面,《归藏》筮占所暴露的问题也日趋突出。

王明钦先生以3易“其经卦皆八、其别卦皆六十四”和年龄3易并用提出,“《连山》《归藏》《周易》古同出一源。为《易》之三大派别。” [9]这类说法恐难以成立。“其经卦皆八、其别卦皆六十四”是言史官当时掌握三部易书,这三部书卦画相同,未及其他,而仅卦画相同并不能说明三者是同一时期不同地域的作品。春秋时三易并用也不能说明这个问题,就像卜筮并用不能说卜筮是同一时期产生一样

。因此,在没有其他史证和出土文献证明的情况下,古人关于夏商周3易之说不能轻易否定。

三、文王演易不是重卦

关于重卦问题,也是易学史上长期争辩的焦点。共有四种观点:一,伏羲重卦。《淮南子.要略篇》:“八卦可以识吉凶,知福祸矣。然而伏羲为之六十四变,周室增以6爻。”王弼也认为伏羲重八卦。(《周易正义》引)王弼也主此说。2,神农重卦。郑玄曰:“神农重卦。”(《周易正义》引)淳于俊曰:“包羲因燧皇之图而制八卦,神农演之为六十四。”(同上)三、夏启重卦。孙盛认为,夏禹重卦。4、文王重卦。司马迁云:“西伯盖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史记.周本纪》) “文王演三百八十四爻。”(《史记.日者列传》)扬雄云:“易始八卦,而文王六十四,其益可知也。”(《法言》)班固、王充等皆主此说。其中第四种观点影响最大。这些观点在《系辞》中基本上可以找到根据。如《系辞》“观象制器”一节则是伏羲、神农重卦的根据。“《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忧患乎,是故履……”“《易》之为书也,……兼三才而两之,故6。”是文王重卦的根据。禹重卦不知何据。孔颖达对四种观点进行了辨析。他说:

其言夏禹及文王重卦者,案《系辞》神农之时已有,盖取《益》《噬嗑》,此论不攻自破。其言神农亦未为得,今以诸文验之。案《说卦》云:“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凡言作者创造之谓也,神农以后便是述修不可谓之作也。则幽赞用蓍谓伏羲矣。故《乾凿度》云“垂皇策者牺。”《上系》论用蓍云:“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既言圣人作易十八变成卦,明用蓍在六爻之后,非三画之时伏羲用蓍,即伏羲已重卦矣。《说卦》又云:“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既言圣人作易兼三才而两之,又非神农始重卦矣。又《上系》云:“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蓍者尚其占。”此之四事皆在6爻之后。何者?3画之时,未有彖繇,不得有尚其辞。因此重之,始有变动,三画不动,不得有尚其变。 蓍布爻方用之卜筮,蓍起六爻之后,三画不得有尚其占。自然中间以制器者尚其象,亦非三画之时。今伏羲结绳而为罔 则是制器,明伏羲已重卦矣。……若言重卦起自神农,其为功也,岂比《系辞》而已哉!何因《易纬》等数所历三古,但云伏羲文王孔子,竟不及神农,明神农但有“盖取诸《益》”不重卦矣。故今依王辅嗣以伏羲既画八卦,即自重为六十四卦为得其实。(《周易正义》卷首) [18]

孔氏主要以《系辞》为据说明了伏羲重卦,是不是真为伏羲重卦有待进一步考证。而他否定了文王和其它人重卦则值得肯定。虽然经过孔氏考辩,但文王重卦说仍很盛行。如宋儒朱熹有时也认为“文王重卦作繇辞”(《朱子语类》卷六十六) [19]。而且几近成了学界的定论,一直延续今日。随着考古的发现,这个问题愈来愈明朗化了。1978年张政烺先生确认周原新出土的甲骨上的数字为《周易》符号,并发表了《试释周初青铜器铭文中的易卦》 [20]文章。张亚初、刘雨通过分析商周时甲骨文金文出现的易符,驳斥了文王重卦说。指出:“材料说明,在文王之前或同时,从商王都城到边远地区都广泛地流行着这种重卦的占筮方法,因此,说重卦是文王发明的,是不太可能的。”“重卦的筮法首先出现在商,后来才推行到周,也就是‘周因殷礼’,这倒是十分可能的事。” [21]数字卦的发现,把重卦推到商周以前,据文献记载,在商周之前,筮书只有《连山》《归藏》。那么,这些数字卦显然是与《连山》《归藏》相干。秦简出土重新印证了此说。如前所言,《周易》许多卦名和卦画来自《归藏》。有的是直接继承了《归藏》的卦名和卦画,如屯、讼师、比、同人、明夷等卦。有的改造了《归藏》的卦名。如家人、恒、坎、离、无妄等卦。既然出土《归藏》的这些重卦卦画和卦名早于《周易》,那末,流传已久、貌似定论的文王重卦说不攻自破。《系辞》关于伏羲观重卦之象以制用具的说法,虽不能成立,但其时已有卦象则不容怀疑。宋儒李过在比较传本《归藏》和《周易》卦名后指出:“六十四卦不在文王时重,自伏羲以来至于夏商,其卦已重矣。”此说不伪。然文王没有重卦,其演易指甚么?这恐怕是指在卦名、卦序、卦辞等方面付出了劳动。

四、《周易》原为卜筮之书

《周易》为卜筮之书,历史上早有定论。春秋时期《周易》多用于占筮,《左传》和《国语》记载的《周易》筮例则为明证。孔子重视《周易》中的德行修养,并未否认易为卜筮之书,也曾用《周易》占过。帛书《要》引孔子话云:“易,我后(后,为“末”,池田知久注《要》“祝巫卜筮 后乎”说:“这‘后’的意思,就像孙奇逢《四书近指》所言,是‘夫后之为言,末也。’(《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之<要>篇释文》,见《周易研究》1997年第3期)此为动记词,为“视为后”。) [22]亓祝卜矣,我观亓德义耳也。” “吾百占而七十当,,唯周粱山之占也,亦必从亓多者而已矣。” [23]今本《系辞》指出:“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从《系辞》解释看,显然视《周易》为1本筮书。《汉书.艺文志》云:“及秦燔书,而易为筮卜之事,传者不绝。”宋儒朱熹认为,“《易》所以难读者,盖易本是卜筮之书,今却要就卜筮中推出讲学之道,故成两节工夫。”他从解经角度反对把易学研究仅仅停留在卜筮上,但从未排斥《周易》本来卜筮的性质和以卜筮研究《周易》。他说:“易本为卜筮之书,后人以为止于卜筮。至于王弼用老庄解,后人便只认为理,而不认为卜筮,亦非。”(《朱子语类》卷六十六) [19]又说:“易之为书,更历三圣而制作不同。若庖牺氏之象,文王之辞,皆以为教,而其法则异。”(《文集.书伊川先生易传版本后》) [24]到了近现代,对这一论断提出异议。如李景春认为,《周易》经文含有哲学思想,“并不是专为占筮用的”。 [24]刘惠孙提出《周易》是卜筮之书,更重要的是一部哲学著作。“《周易》之为卜筮之书,仅是它从先天带来的一层保护色,其实久已不复是卜筮之专书”。 [25]更具有挑战性的是把《周易》视为史书。胡朴安认为,《周易》是宇宙演变至殷周时的历史:“乾坤两卦是绪论,既济未济两卦是导论。自屯卦至离卦草昧时代至殷末之史,自咸卦至小过卦为周初文、武、成代之史。”(胡朴安《周易古史观.自序1》) [26]黎子耀认为,《周易》“是一部殷周奴婢起义史”(黎子耀《周易秘义.绪言》) [27] 。李大用指出,“《周易》卦爻辞是周文王、武王、周公、成王兴周灭商的历史进程及其成败因由的记录,不是‘筮辞的堆砌’,更非‘迷信的典籍’。” [28]谢宝笙说:《周易》“上经是周克殷的历史哲学”,“下经是作者自传”。 [29]凡此种种,在今天随着大量文献的出土,将越发显示出其纰漏。

今人台湾学者屈万里曾用易卦卦画与甲骨刻辞顺序、易卦阴阳和卜辞相间为文等大量的事实说明了易卦因袭龟卜。 [30]余永梁从句法和成语两个角度比较易辞和卜辞易辞仿卜辞而成。 从今天出土的文献看,屈氏和梁氏之说可信。

出土的《归藏》卦辞多用“卜”字,大约有30多个。卜,指龟卜。《说文》云:“卜,灼剥龟也,象灸龟之形,一曰象龟兆之纵横也。”《归藏》用“卜”字,说明《归藏》卦辞带有卜辞的痕迹,有的可能因袭了卜辞,即把当时或之前记录下来一些的应验的、典型的龟卜例子变为《归藏》之辞,用于筮占。《周易》卦画卦名多原于《归藏》,故《周易》与《归藏》一样当属于卜筮之书。

《归藏》《周易》皆有卦,卦辞言“占”,言“贞”。从文字学讲,卦,占、贞皆与龟卜相关。《说文》云:“卦,筮也。从卜。”“占,视兆也,从卜从口。”“贞,卜问也。”由此可以看出《归藏》《周易》与龟卜的渊源关系。

1977年出土的阜阳双古堆《周易》卦爻辞后有卜辞,“其卜事之辞为固定的格式,指出各种天象和人事的吉凶,如清雨、田渔(田猎和捕鱼)、征战、事君、求官、行旅、出亡、嫁娶、疾病等等。” [31]如《同人》九三后有:“兴卜有罪者凶,战斗适(敌)强不得志卜病者不死乃癃。”上九下有:“卜居法(废)免。”《离》初九爻辞下有:“卜临官立(莅)众敬其下乃吉。” [17]据考证这些“卜辞成文的时期大约为春秋晚期到战国初期。” [17]这无可争辩地说明了当时作为筮的《周易》与龟卜是同类。胡平生以《汉书艺文志》记载和《系辞》“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之言,提出“竹书《周易》当属于此种数术类蓍龟家实用性很强的书籍”, [17]此说极是。再次证明了《周易》为卜筮之书,其他说法不足以信。

参考文献:

皮锡瑞.经学通论[M].北京:中华书局,1982.7.

余永梁.易卦爻辞的时期及其作者[A].黄寿祺,张善文.周易研究论文集:第一集[C].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

朱彝尊.经义考[M].北京:中华书局,1998.

王兴业.三坟易探微[M].青岛:青岛出版社,1999.

于豪亮.帛书周易[J].文物,1984,(3)

[6] 荆州地区博物馆.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J].文物,1995,(1)

[7]王明钦.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武汉大学海峡两岸青年易学论文发表论文,2001.

[8]王明钦.归藏与夏启的传说--兼论台与祭坛的关系及钧台的地望[A].华学:第3辑[C].北京:紫禁城出版社,1998.

[9]王明钦.试论归藏的几个问题[A].古方.一剑集[C].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96.

[10] 李家浩.王家台秦简易占为归藏考[J].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7,(1)

[11] 高明.连山归藏考[A].黄寿祺,张善文.周易研究论文集(1)[C].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

[12] 李零.跳出周易看周易——数字卦的再认识[J].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7,(6)

[13] 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 [M].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82.

[14] 高亨. 周易卦爻辞的文学价值[A].高亨.周易杂论[C].济南:齐鲁书社,1988.

[15] 陈良云.周易与中国文学[M].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9.

[16] 周立升.年龄哲学[M].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65.

[17] 胡平生.阜阳汉简周易概述[A]. 简帛研究:第三辑[C]. 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 1998.

[18] 孔颖达.《周易正义》 [M].十三经注疏[Z].北京:中华书局,1987.

[19] 朱熹.朱子语类[Z]. 北京:中华书局,1987.

[20] 张政烺.试释周初青铜器铭文中的易卦[J].考古学报,1980,(4)

[21] 张亚初,刘雨.      考古,1981,(2)

[22] 池田知久.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之《要》篇释文[J].周易研究,1997,(3)

[23] 廖名春.帛书要释文[A]. 国际易学研究[C].北京:华夏出版社,1995.

[24] 李景春.周易哲学时期及其性质[N].文汇报,1961-2-28.

[25] 刘惠孙.易的思想内容的发展及易经和易传的关系[J].福建师范学院学报,1962(1)

[26] 胡朴安.周易古史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

[27] 黎子耀.周易秘义[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89.

[28] 李大用.周易新探[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14,26-27.

[29] 谢宝笙.易经之谜打开了[M].香港:明窗出版社,1993.

[30] 屈万里.易卦源于龟卜考[A].黄寿祺,张善文.周易研究论文集[C].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

[31] 文物局古文献研究室安徽省阜阳地区博物馆阜阳汉简整理组.阜阳汉简简介[J].文物,1983,(2)

白癜风药物治疗能好么
女性闭经有几种治疗方法-
的整形医院打美白针的价格是多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